南充医疗卫生系统广大纪检监察干部跑出疫情防控加速度

来源:中国网 时间:2020-12-01 07:46:58编辑:杨仁昌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南充市纪委监委坚决贯彻落实中央、省、市关于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部署,第一时间发出紧急通知,就严明疫情防控纪律作出要求,强调全市纪检监察机关要把各项纪律要求立起来、严起来,以最坚决的行动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提供坚强的纪律保障。全市医疗卫生系统广大纪检监察干部闻令而动,以强烈的政治担当和崇高的政治责任,第一时间响应、第一时间集结,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疫情防控这场硬仗之中,充分履职尽责,为全市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书写出了精彩的答卷。

“大后方”也要跑出加速度

“紧急通知,立即到单位开会,安排部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监督工作。”大年三十中午12点,嘉陵区纪委监委驻区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组长蒋健一大家人正准备吃团年饭,这时他接到电话。通话完毕,他就抓起衣服,和家人简单道别后就赶往单位。在接下来的日子,他和组上的同志一道,全力投入到了疫情防控的监督检查之中。

与蒋健一样,蓬安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组长吕文君也是接到电话就赶往单位,投身到了日常监督检查之中。言及疫情防控期间的工作,他这样说道:“医护人员在前线与时间赛跑抗疫救人,我们在大后方也必须跑出加速度。”

“跑出加速度”,是时间的追逐、是责任的担当、是使命的召唤。面对防护物质短缺的现实问题,西充县中医医院党支部纪检委员陈然在这关键的时刻站了出来,请求前往成都采购防护服。2月15日下午5点30分,他谢绝院领导要他休息的好意,与驾驶员一道“逆行”成都采购。到达成都后,由于情况发生变化,他赶紧调转车头赶赴重庆。历经多方努力,防疫物质得以顺利采购。当他连夜将防护物资平安运回医院时,时间定格在了2月16日凌晨4时。

白天忙工作,深夜守电话。西充县人民医院纪检监察工作负责人任之鉴同陈然一样,同样跑出了加速度。2月初,医院防护物资紧缺,他四处托人联系,最终通过同学辗转从国外给医院进口了一批防护物资。由于时差原因,他的工作时间颠倒,晚上不断地通过电话、微信反复沟通协调,历尽艰辛,最终物质得以顺利采购。

他们就是“拼命三郎”

“杨主任,留观病房住满了,接下来该如何安置疑似患者?”“杨主任,XX患者病情加重,请立即组织院内会诊。”

电话就是行动的集结号,就是履行职责的冲锋令。阆中市人民医院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医务科副主任杨碧林坚守一线,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各种事务。“我是医生,也是纪检监察干部,抗疫的关键时刻,说啥也不能够退缩。”

医务科是医院医疗运行的轴心和枢纽。作为医务科副主任,他事无巨细、责任重大。从疫情发生以来,他白天就一直奔走在发热门诊和感染科之间,不断收集问题、解决问题;晚上,他则坐在办公室里,处理白天没来得及完成的工作,梳理疫情防治工作情况,规划明天的工作安排。一件件、 一桩转,他每天都忙得团团转。

周恒岐是蓬安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的一名90后干部,丈夫是蓬安县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疫情暴发后,她的丈夫坚守一线,自己也投入到一线参加监督检查。不得己,他们只好将尚在哺乳期的女儿送回老家,交由年迈的父母照顾。“第一次和女儿分开,每天都会想她,但疫情防控工作需要我们,我不能因小家舍大家啊。”

60后阆中市中医医院纪检监察室主任陈玉兰也一马当先。2月1日晚上7点左右,陈玉兰接到院领导临时安排,担任宿舍楼疫情防控期间的楼长。面对任务安排,她没有怨言,就连夜对3个单元38个住户进行了逐户逐人验证、登记造册,并负责该宿舍楼住户出入管理工作,为疫情防控期间宿舍封闭式管理提供最基础信息。与此同时,还及时处置工作中存在的问题。2月2日晚上12时,阆中市中医医院急诊科接到阆中市“120”指令赴某乡转运一位发烧患者。任务完成后,有人反映转运过程中有医务人员自身防护措施不到位的问题,要求医院对医护人员隔离观察。陈玉兰知悉后,立即对此事进行详细调查,最终确定整个接诊过程中,医务人员严格按防护流程操作处理,防护措施到位,转运过程规范有序。情况核实后,医院取消了对转运医护人员的隔离,避免了一场没必要的人力物资浪费。

“你们不要怕,我是组长我先上。”这句话是营山县纪委监委驻县卫健局纪检组王亮说的。在全县“外防输入、内防扩散”的关键期,王亮被组织安排到骆市、小桥片进行疫情防控督导。而当时,此片区已经确诊1名患者(全县仅此一例)。为摸清骆市镇疫情防控情况,他和他的同事们走遍70多个村、社,发现问题120余个,帮助协调解决疫情防控物资10余起,确保疫情防控工作有力推进。

信息畅通在舆情防控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西充县疾控中心党支部副书记、纪检委员赵辉1月22日就抽调至县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办公室综合协调组工作,负责数据比对、核实、整理,确认无误后上报市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作为决策依据。最紧张的时候,他每天晚上最多休息3个小时。大年初四早上,上班的同事打开办公室大门后,发现他在椅子上睡着了。

绝不能放过任何问题

“麻烦你把近期接诊的发热门诊登记信息提供一下……”“发热门诊通道和隔离病房的设置一定要规范……”“对前来办理健康证的人员一定要喊他们保持距离,不要扎堆……”这一串串近乎标准的话语,既是刚性的督促,也是真情的叮嘱。自今年除夕之日起,这些话,蓬安县纪委监委驻县卫健局纪检监察组同志们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疫情防控期间,蓬安县纪委监委驻县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累计发现问题160余起,提醒谈话1人,批评教育1人。高坪区纪委监委驻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组长朱红梅就没有片刻歇息,参加督查活动26次,发现问题40余个,提出建议38条。

职责所在,使命必达。大年初八上午,嘉陵区纪委监委驻区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组长蒋健带队到一乡镇卫生院督查,发现卫生院内既没有导医台,也没有预检分诊,七八名群众没有佩戴口罩就在院内就医。蒋健当即找到卫生院长,对其提出批评,并把问题反馈到区卫健局,督促立即整改。截至4月底,蒋健和同事们开展全覆盖监督检查6轮,发现并督促解决问题35个,批评教育3人。

市中心医院纪检监察干部到院本部临床医技科室及分院,对预检分诊、发热门诊、病人就诊流程、消毒隔离、医疗废物处置、疫情防控培训、医务人员个人防护、防护用品发放、捐赠物资管理等方面逐一监督检查,发出督查情况实时通报33期,对工作推进不够的科室和相关医生进行通报批评;协助资产科规范应急医用防护物资的申领、发放和捐赠物资的接收、发放管理;提出工作建议15条,督促整改40个问题,为院感零死亡、零漏诊误诊、零院内感染作出了积极贡献。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纪检监察干部深入临床科室、职能部门督导检查88次,形成专题督查报告2份,发送督查情况反馈及建议24份;与此同时,现场督查“南充市市级疫情防控救治后备定点医院改造工程”,确保该项工程如期顺利竣工。

南充市纪委监委驻市卫健委纪检监察组从1月22日就开始对市卫健委机关和市中心医院、疾控中心等的疫情防控工作进行监督检查,既指出发现的问题、讲清楚纪律要求,又叮嘱各单位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保护好身处一线的卫健工作人员的安全。从2月3日起,联合市卫健委对南充市疫情防控救治后备定点医院改建项目实行每日一督,确保如期投入使用;加强对市红十字会疫情防控措施落实、捐赠物资接收、使用和管理等情况进行监督检查,确保了爱心款物能物尽其用,彰显“人道、博爱、奉献”的红十字精神。

他摁掉了爱人的求助电话

张淳是仪陇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组长,1月31日,他从暗访组中获悉仪陇县张公卫生院医生成某不服从疫情期间工作安排,涉嫌私自对外销售口罩获取利益的情况汇报后,赓即带着组员们赶往张公卫生院开展调查工作。

一开始,调查并不顺利。成某对自己的违纪行为拒不承认,找出各种理由“推诿”“搪塞”,在工作人员面前打“太极”,调查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作为有十多年执纪审查调查经验的纪检“老兵”,张淳很淡定,耐心细致地做着思想教育工作。就在此时,张淳的家属来电,告诉他2岁的小儿子不小心摔倒,下嘴唇通透性穿孔缝了6针,哭着吵着要爸爸。张淳来不及多说,直接摁掉了电话。看到张淳的态度如此坚决,成某的心理防线终于松动,面对工作人员的教育,他意识到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最终如实交代了自己的违纪事实。

成某后来说道,作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务工作者,在全国上下众志成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时,身为共产党员,不但没有冲锋在前、身先士卒,反而当了“缩头乌龟”,当了“负面典型”,给亲朋抹了黑、给整个卫生健康系统抹了黑,愿意接受组织的处理。

调查结束了。张淳正准备回家看一看自己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儿子,这时他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他和他的团队又接受了新的工作任务......

自古忠孝难两全

“哥,今天是爸爸80岁的生日,你要回来一趟看一下爸妈不?”“不得行哦,我这还有工作,根本走不开。”

正月初四这天,南部县纪委监委驻县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组长黄武的妹妹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今天是父亲80岁的生日,希望他能够回家。

“说实话,我很想陪父亲过一个热热闹闹的八十大寿!可是我的工作走不开啊。等疫情结束后,我再抽时间多回去陪陪他老人家吧。”说完这些话,黄武转过身偷偷抹了抹眼睛,“我在电话里给父亲道一声‘生日快乐’!”

在疫情防控中,黄武身先士卒,与驻县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的同事,会同县卫健局相关股室工作人员组成3个疫情防控综合督导组,先后深入41个乡镇卫生院和4个县级医疗机构开展监督检查,累计发放督办单47份,对1名工作不力的医疗机构负责人进行了约谈提醒。

张淳组织调查张公卫生院成某违纪案的前夕,也就是1月31日下午5时许,那时的他正在县医院陪同83岁的老母亲检查身体,就在他拿着CT报告单询问主治医生母亲病情时,他接到了电话。就是这个电话,张淳径直走出医院大门,赶到了防疫工作的第一线。

王晓明是西充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组长。今年春节期间,他没有回家过年,让妻子回去陪陪老母亲,自己则一头扎在了防疫第一线。令他意外的是,不到两天,妻子便拎包回家了。问及原因,他的妻子说,“我原本是想多待几天,妈怕你一个人连吃口暖和的饭菜都做不到,把我‘赶’回来了。”他的妻子后来说,“大年三十守岁的时候,老太太想你,她都偷偷哭了。”(南充市纪委监委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