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 正文


偷窥大熊猫睡觉围观黑熊打架 大相岭巡护员的“奇遇”

来源:成都商报    时间:2019-10-30 09:27:04    编辑:


  从林场调入保护区,是许多林业巡护员的轨迹,程勇也是这样。2003年从部队转业后,他到荥经县泡草湾伐木场工作。由于熟悉当地情况,后来被调去大相岭自然保护区,从此开始巡护生涯。
 
  程勇在保护区里,偶遇过酣睡的大熊猫、围观过打架的大黑熊、和受伤藏酋猴“聊过天”,还送小黑颈鹤回归迁徙……深入这片山林后,一场又一场的“奇遇”伴随他16年的岁月,将他和草木走兽紧密联系、难舍难分。


程勇
 
  误入悬崖一身冷汗 吓得半小时没敢动
 
  大相岭自然保护区刚组建时,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程勇,调查和巡护,都是他的工作。
 
  “从那时起,就不断上山。这么多年啥危险情况没见过?多的很。”程勇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有次巡山,虽然有地形图,但因地方偏僻,主要路线只能靠向导带路,“结果向导也不熟悉地形,越走越不对。”
 
  面对眼前的山林,向导说没问题、能过去,带着程勇和同事,三个人继续往前穿。“上去后发现路越走越窄,只能穿过冷箭竹林,根本不敢返回,硬着头皮往上爬。”程勇抓着一根根冷箭竹,脚步不敢停。结果爬上去一看,面前再也无路,是个悬崖,“悬崖下面是干沟,高度差有六七十米,吓惨了。”

  程勇(左二)在巡护中小憩。
 
  程勇当时趴在山脊上,半个小时都没敢动,一身冷汗。风吹过后,衣服贴在背心上,透心地凉。
 
  熊猫酣睡侧畔过 闯入黑熊决斗地
 
  在山里跑的时间越来越多,程勇像是一只脚跨进了“秘境”,得以看到许多常人不可见的奇妙景象。
 
  2005年,程勇在野外遇到了大熊猫。“正常情况下,人还没靠近到100米,大熊猫就闻风而逃了。”他对这只懵懂大熊猫至今印象深刻,“当时以为它生病了,因为离得很近了它都一动不动。”当他们走到大熊猫身侧1米远时,它突然醒了。“爬起来就跑,我们跟着追踪,结果追了两条沟都没追上。这下放心了——它的身体应该还不错。”
 
  如果说偶遇大熊猫是个可爱的邂逅,那么不小心闯进黑熊的决斗场,就不是什么轻松的事了。2017年5月,程勇在泡草湾巡护时,突然,一行人听到不远处“有动静”。向导很有经验,说是有黑熊。大家并没在意,想着一般情况下动物都会比人更先避开,于是继续往前走。结果,他们“有幸”目睹了两只黑熊的厮打。
 
  “哪儿还敢走喃。”他们战战兢兢,呆在原地不敢动,屏住呼吸,“等到两个大爷打完了,我们才慢慢退出去。”程勇回忆。
 
  从医院到自然保护区 兼职半个“动物医生”
 
  转业前,程勇在一家军区医院做护士。他没想到,转业后,老本行还继续发挥着作用。
 
  程勇救过被捕兽夹夹住的藏酋猴,还试图和猴大爷“摆龙门阵”;2010到2013年,他至少救助了5只黑颈鹤。当年生的小鹤一旦停下就不容易飞起来,程勇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会给小鹤检查身体、喂点小鱼,待几天后小鹤身体情况好转,运气好还能赶上那年迁徙的大部队。
 
  程勇喜欢野外工作,因为觉得这份工作“简单纯粹”。进山有苦的时候:遇到下雨,身上全部湿透;也有高兴的时候:作为队长,只要晚上所有人都安全回来,他就很开心。要让别人去巡护的线路,他总是自己先转一转。自己没跑过,也不会安排别人去。每次巡护,最远的线路程勇都亲自去。跑了16年,他已是大相岭的资料库。
 
  “我女儿今年15岁,有时我也带她上山转一转。但不想让她以后走我的路,真的太辛苦。”程勇没想过转行,“我喜欢这个工作,待在山里,舒服。”(封面新闻记者 杨雪)

‖ 推荐专题

微信扫码
网页右上角按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