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 正文


地铁口,64岁保洁员放下扫帚弹起了钢琴:会20多首曲目

来源:成都商报    时间:2019-10-25 12:23:07    编辑:谢川霞



地铁口的“钢琴家”
 
  在成都地铁省体育馆站与附近商场的过道里有一台公共钢琴,任何人路过都可以弹一弹。最近,这台公共钢琴迎来了一位新的“演奏家”——64岁的成都地铁保洁员徐桂芳。早年在眉山彭山镇生活,徐桂芳家族里很多人教书,也有人开过幼儿园,徐桂芳耳濡目染,从竖笛到风琴,从脚踏风琴到钢琴,都会简单演奏。
 
  年龄越来越大的徐桂芳放弃农活,选择了轻松的城市保洁工作。不当“伸手将军”,过自己的生活。一个人在成都,一个人租房,一个人生活,弹钢琴成为徐桂芳的娱乐方式,“我觉得我有空就来弹钢琴,这是一种娱乐,自己心里舒畅就行。”
 
  意外
 
  64岁地铁保洁员
 
  业余时间弹钢琴
 
  10月24日上午10点,在成都打工生活的64岁大姐徐桂芳坐在钢琴前,以一首《上学歌》开启又一次的弹奏。徐桂芳来自眉山彭山农村,在紧邻的成都地铁省体育馆站担任保洁员。今年9月底,偶然发现这台公共钢琴后,休息时弹上一曲成为她的爱好。徐桂芳动作有些生疏,弹钢琴的指法不算标准。没有曲谱,她双眼一直看着琴键,黑色皮鞋轻轻踩着钢琴踏板,音乐声缓缓流出。
 
  周围来往人群,有的拿出手机拍一拍,有的放慢脚步听一听。“川音有很多弹钢琴弹得很好,我跟他们比差远了。”演奏期间,徐桂芳有些紧张,好几次都忍不住停下来,缓解紧张感后再继续。《泉水叮咚响》《外婆的澎湖湾》《涛声依旧》……徐桂芳会弹奏20多首曲目。
 
  在来福士干保洁工作的龚大姐,一看徐桂芳就觉得是老面孔。“她在成都地铁那边干保洁,我在来福士这个过道这里,之前也看到她来弹过一次。”龚大姐印象中,前不久听说一位地铁保洁员会弹钢琴,也很意外,“那天看到她在弹《泉水叮咚响》,想着她那么认真就不要去打扰。比起现在的新歌,还是徐大姐的老歌我更喜欢。”龚大姐说。
 
  热爱
 
  受家庭氛围感染
 
  还会多种乐器
 
  “我们家(族)里面,以前教过书,也开过幼儿园,她(徐桂芳)一直在学校这种氛围里,所以家里的人都会弹琴。”徐桂芳儿子马先生透露,家里因为一直算是和教育打交道,也一直有乐器,“以前是弹风琴,后来就慢慢会弹钢琴了。她弹得不太好,跟我们都一样属于业余水平,就是年轻时候喜欢这些乐器。”
 
  徐桂芳的大姐徐女士介绍,自己原来是包班制小学教师,一个班里的语文、数学都要负责,“偶尔徐桂芳还要帮忙代课。原来我在弹,自然而然地她看着、接触也学会了。”在大姐徐女士印象中,徐桂芳样样乐器都会,竖笛、脚踏风琴、吉他等,“屋里是开幼儿园,经常练习,就渐渐会了。”
 
  徐桂芳说,自己从小就喜欢音乐,没有系统学过,但得益于所在的环境一直与音乐接触。她记忆力很好,对数字特别敏感,一串串乐谱,也成为了徐桂芳的一处处乐趣,“我们屋里的都会音乐,儿子、孙子、侄孙、大姐都会,他们一弹我就高兴。”徐桂芳不喜欢看电视,也不热衷打麻将,就是对音乐,始终热爱。
 
  后来幼儿园没有开了以后,徐桂芳一个人在农村干干农活,儿子、孙子都外出工作。一次偶然来成都耍,“那会儿是夏天,我到春熙路地铁站,觉得特别凉快,环境也好,比干农活好多了。”徐桂芳上了心,之后来成都地铁问保洁员缺不缺人,索性留下来工作生活。
 
  心声
 
  干保洁比干农活轻松
 
  弹钢琴让心里舒畅
 
  一个人在成都生活打工,徐桂芳觉得无所谓,“我不是为了钱,就觉得在地铁里干保洁员,不用风吹雨淋,比农村干农活好多了。”徐桂芳年龄越来越大,“干农活也没有年轻时那么大劳力了,农村自由,但城市里要轻松些。每个月到了月底还可以拿工资,就觉得有希望,人就是活个希望。”
 
  一周七天,下午上班,上午休息。唱唱歌吊吊嗓,弹弹琴逛逛街,64岁的徐桂芳在成都安稳地生活下来。“我们省体育馆地铁站的很多同事,都晓得徐大姐会弹钢琴。”在成都地铁干了3年保洁工作的杨忠启师傅透露,之前就听徐大姐说过她会弹,“最近有了公共钢琴才亲眼看到,徐大姐是我们干保洁里年龄比较大的,工作起来积极肯干,不觉得劳苦,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杨师傅本人也是音乐爱好者,有空的时候,还会让徐桂芳教一教他弹琴。
 
  徐桂芳现在在成都租房子,“我觉得我有空就来弹钢琴,这是一种娱乐,自己心里舒畅就行。”大多数时候,徐桂芳还是害羞,一方面会弹的曲目不多,另一方面看到年轻人来弹琴,她就主动让开,“比我弹得好的太多了。”(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颜雪 摄影记者 陶轲)

‖ 推荐专题

微信扫码
网页右上角按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