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 正文


成都高新电网“女掌门” 蒋意珏: 璀璨灯火中 见证城市发展“脉动”

来源:中国网    时间:2019-06-27 09:59:32    编辑:刘映红



 
❶国网成都高新供电公司“掌门人”蒋意钰。

 
成都今年新建的一条超高压输电线路。

 
成都电业局老照片。

 
成都九眼桥街区夜景。(资料图片)

 
❷检修变电站的电力工人。

 
❸电表拆装老照片。

 
❹成都老一批变电站 。

 
❺2000年,蒋意钰和父亲的工作照。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这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不少人的梦想。不管是点着煤油灯的乡村,还是经常断电的城镇,人们对电的渴望显得十分迫切。随着我国电力事业的腾飞,这种期盼已成为现实,城市里璀璨夺目的霓虹灯,家里越来越多的电器,就是最好的佐证。电,成为近几十年来中国民生巨变的重要基石。
 
  70年70人主题报道民生篇第9站,我们拜访的是成都高新区一位干练的电网女掌门人。翻开“历史相册”,她用地道的成都口音,讲述了电网“脉动”下中国式的激情发展。
 
  入夜,1600多万人口的成都沉寂下来。沿人民南路一路往南,灯火辉煌,流光溢彩,这里有成都引以为傲的CBD、高新技术产业,以及星罗棋布的企业。金融、科技、人才资源在这里“发酵”,影响并推动成都乃至全川经济的发展。
 
  望着车窗外灯火璀璨的街道和楼宇,蒋意珏心生感慨。她记忆中的春熙路,曾是灯光昏暗的地摊夜市;三十年前的高新区,还是成片的农田和瓦房;而橘黄的白炽灯、呲呲响的收音机早已成了古董。
 
  经过近30年的奋斗,蒋意珏成长为成都城南片区电网的“女掌门”。她经历过“分电大会”:各单位为了抢一点电,曾争得面红耳赤;也见证了成都乃至全川输电“天路”的建设……
 
  记忆,白炽灯
 
  现在最繁华的春熙路曾经街道昏暗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赵雷的《成都》火遍大街小巷,玉林西路人气也随之飙涨。华灯初上,这里充满火锅、串串、啤酒的味道。国网成都高新供电公司,背靠这条网红街。
 
  6月21日下午,蒋意珏站在5楼办公室的窗前,近处有玉林西路,远处高楼成林,“晚上站这儿,隔着窗都能感受到这个城市的热闹。”长发过肩,着装干练,说话温文尔雅、从容不迫,很难想象,她曾是电网的一线工人。
 
  1973年,成都电力局调度中心高级工程师蒋国禄喜添千金,取名蒋意珏。之后,他作为访问学者,前往比利时访问交流4年。对比当时欧洲的发展,回国后,他更加坚信,电,一定是我们国家未来各项事业崛起和腾飞的基础之一。蒋国禄的经历和观点深深影响了蒋意珏,18岁那年,她如愿进入电力系统工作。
 
  上世纪80年代初,春熙路、天府广场等地兴起地摊夜市,当时的成都城区不大,一环路以外多是农田。蒋意珏的小学是在“红星路小学”读的,就是现在的伊藤、伊势丹商场一带。她记得,那个时候,街道昏暗,路灯不多。为了吸引顾客,商贩会在摊位前挂一串串小灯泡,借着灯光出售文化衫、磁带、橡皮筋等物品,吆喝声此起彼伏,热闹一般持续到晚10点左右。可走出春熙路,周围就立马安静下来,只有橘黄色的白炽灯光,从居民楼里透出来。
 
  1978年成都全市用电量还不足20亿千瓦时,由于用电设备缺乏,白炽灯就是多数家庭的主要用电设备。
 
  巡检,变电站
 
  数量有限一旦出故障
 
  小半城都要停电
 
  1991年,从重庆电力技术学校毕业后,蒋意珏被分配到了成都电业局,来到狮子山附近的220千伏蓉东变电站当一线值班员。每次上班,她都要穿过农田,听变压器运转发出的嗡嗡声,在完成一圈巡检后,拿出钢笔一行行填写运行状况,不敢有半点马虎。她说,如果变压器的声音停了或发出异响,就意味着出问题了。
 
  蒋意珏所在的220千伏蓉东变电站,掌控了成都东门片区的供电,一旦出问题,整个东城都得停电。而那个时候,成都的变电站数量也就四五个。
 
  1994年,为加强成都电网建设,保障北门片区、尤其是东郊一带用电,蒋意珏被调往220千伏昭觉变电站,进行筹建工作。同年,成绵高速公路开始紧锣密鼓建设。她说,她是看着成绵高速修起来的,在跨线桥修好后,桥上安装了白色路灯,她和晚归市民一起,顺着灯火通明的道路就可以回家了。
 
  争电,会吵架
 
  每年开两次分电大会
 
  “僧多粥少”不够用
 
  用电量增加,几乎就是这几十年国家经济发展的最直接指标。四川是出了名的缺电大省,到1986年,成都全年用电量已达到了32.578亿千瓦时,供需矛盾开始凸显。1985年,全省全年人均电量只有228度,仅是全国水平一半;全省主电网强制拉闸限电两万余条次,比1975年到1984年10年间拉闸限电次数总和还多。
 
  蒋意珏说,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参加各种时髦的“会”,但恐怕绝对没听过一个“分电大会”,但在二三十年前,这可是非常关键的一个“脸红会”“吵架会”。那个时候经济快速发展,用电量大了,但是“僧多粥少”,电少了,就得分。大家都要,那怎么分?于是,四川每年召开两次分电大会,冬夏各一次。省上开完,接着就是成都自己开。
 
  成都开分电会时,机械局、化工局等许多单位的负责人都要来,大伙坐在一起讨论用电指标的分配问题,分的电量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当时的各行各业正在蓬勃发展,各家分到的电基本都不够用。所以,每次的分电会,为了多分一点电,各家都争得面红耳赤,还会吵起来。
 
  为解决电力供应困境,1998年8月,二滩500千伏输变电一期工程正式并网运行,全省超高压输电网形成,四川多年严重缺电的局面终于得到改善。也是在这个时期,闹腾了多年的“分电大会”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
 
  改造,降电费
 
  从挨家抄表到电表入户家电迅速得到普及
 
  要用电,就要收电费,挨家挨户收电费是一代人的记忆。蒋意珏笑着说,她就是这种记忆里的一个角色,对抄表的印象特别深,小时候,常常跟在父亲身后,背着工具包,拿着一摞电表本,挨家挨户查表读数,新旧度数一减,就是当月用电量,现场开票和收钱。
 
  1999年,农村电网和城市电网改造工作已经开始,没改造前,有家电的家庭得用3个调压器才能把电压调到200伏,但还是达不到220伏的标准。3年改造完成后,每家每户都有了电表,电压稳了,电价也从1元左右下降近一半。电费降低,直接惠泽居民生活。同一时期,电视、冰箱、洗衣机等家电迅速普及到更多家庭。蒋意珏说,改造完成后,用户数大量增加,检修工作也随之增加。为了更好地服务百姓,2002年,全国首批成建制的电力党员服务队在成都成立,带头抢险、抢修,成了服务社区的“电力110”。
 
  2006年,蒋意珏调往锦江供电局工作,此时的成都,全年用电量已突破百亿千瓦时。2010年,成都开始普及和更换智能电表,让市民更为方便,家门口的红旗超市等地都可以实现缴费。随着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已经实现更为便捷的手机缴电费了。“我小时候的抄表记忆终于画上了句号。”她说。
 
  飞跃,1到7
 
  变电站陡增保障有力高新用电超百亿
 
  1991年,成都高新区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首批国家级高新区。蒋意珏说,要搞开发,电是最基本的保障,1996年,为配合高新区的建设,高新供电局组建成立,最初成员26人,仅有一座220千伏石羊变电站。
 
  高新区的电网是从零起步的,但是起步不一样。蒋意珏说,高新区的电网7成埋在了地下,没有漫天线网的束缚,更符合“高新”的定义。如今这里已建成7个220千伏变电站,以及21个110千伏变电站,供电保障变得更有力。
 
  2018年,成都全社会用电达637.41亿千瓦时,也就在这年,蒋意珏掌舵国网成都高新供电公司,所在辖区的用电量就超过百亿大关,差不多等同于2006年成都全部用电量。
 
  “5G时代就要来了,如何为智能生活提供更好的电力服务,这是我最关心的。”蒋意珏说。
 
  数据
 
  2018年用电600多亿千瓦时
 
  成都用电40年翻了30多倍
 
  用电量,向来被认为是衡量地方经济发展的“晴雨表”。那么,成都一年能用多少电呢?6月26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从国网成都供电公司了解到,2018年,成都市全社会用电量637.4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84%。这是1978年的全市用电量的30多倍。在电网迅速发展的时期,成都高楼林立,高新产业发展迅速,GDP增长了近400倍。
 
  一年这么高的用电量,去了哪儿?主要体现在工业、居民和一般工商业售电量的高速增长上。据介绍,2018年,成都第一产业用电量业用电量2.7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72%;第二产业用电量296.9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
13.16%;第三产业用电量192.4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55%;城乡居民用电量合计145.2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79%。
 
  资料显示,在1978年,成都用电量不足20亿千瓦时。在那个年代,老百姓主要的照明是白炽灯,居民用电量占比很小。但在2001年,成都全社会用电量首次突破百亿千瓦时,电视、冰箱、洗衣机等家电的普及,让居民用电比例进一步提升。再往后,大型电子信息产业的扩能增产,让工业用电量快速提升。此外,再加上近年的“电能替代”,“以电代煤,以电代油、以电代气”的推进,2018年,成都便改造燃煤锅炉203台,新推广电火锅1765家等。
 
  随着今夏到来,温度逐渐攀升,今年用电量是否会超过2018年,我们拭目以待。
  
  关注
 
  成都中心城区
 
  “工龄”最长变电站已“上班”33年
 
  城市建设离不开电,供电离不开变电站。你可知,成都中心城区“工龄”最长的110千伏变电站,已经上了33年班。当前,它在成功更换了“心脏”和配件后,仍坚守一线。
 
  没错,它就是位于春熙路附近的荔枝巷变电站,这座“元老级变电站”建于1986年,是当年成都城中心投运的唯一一座110千伏变电站,为春熙路发展立下过汗马功劳。
 
  这个变电站在建设初期,就考虑到春熙路是成都的经济中心,因此投入了巨资,选择设备也是当时最先进的。但当时我国的变压器生产技术并不成熟,站内两台变压器全部是从瑞典进口的。与现今的全远程遥控操作不同,以前的变电站要留10多名工人,轮流值守。
 
  1992年,春熙路夜市开张,用电量是9859.45万千瓦时;2002年,春熙路步行街开街,用电量达到12066.79万千瓦时;到了2007年,随着盐市口商圈的形成,更是飙到了17585.31万千瓦时……随着城市发展速度加快,用电量不断攀升,而这台变压器也开始不堪重负了。
 
  2010年,尤其是在夏季用电高峰时段,整个变电站都处于满负荷、超载运行。那年夏天最热时,变电站里配电房的温度超过60℃,变压器上的温度更是超过100℃。温度过高,将加速绝缘体老化,易引发变压器故障。在当时,一旦跳闸,整个春熙路片区都得断电。
 
  为了“救治”110千伏荔枝巷变电站,次年,电力部门就对该站实施了主变增容改造。将原来两台3.15万千伏安变压器,增容为两台国产的5万千伏安变压器,相当于建起了一个新的变电站。
  如今,尽管已经有其他变电站的分担,但在不断更新中,这座“工龄”最长的变电站仍坚守在成都这片繁华商圈,为城市提供源源不断的电能保障。
  
  预测
 
  今夏四川电网
 
  最大日用电量
 
  将达7.7亿千瓦时
 
  随着夏季到来,温度持续上升,空调、电扇等开始满负荷运转。记者从最近在成都召开的四川电网迎峰度夏新闻通气会上了解到,自入夏以来,四川电网全网用电负荷增长较快,最大用电负荷和日最高用电量均超过去年同期水平,分别达到3179万千瓦和6.2亿千瓦时,历史夏季最高为3691万千瓦、7.04亿千瓦时。
 
  考虑到可能出现的极端高温天气,今夏四川电网最大用电负荷将突破4000万千瓦,同比增长约10%,最大日用电量约7.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约9.5%。
 
  迎峰度夏期间,若遭遇大范围持续极端高温天气,在按年度计划执行外送的情况下,负荷尖峰时段四川电力供应可能比较紧张。据透露,因变电站建设推进受阻,成都双流等局部区域可能出现不同程度的供电紧张。届时,国网四川电力将积极协调,并采取削减水电外送、工业负荷错避峰等措施,保证电力有序供应。(记者杨力实习生高胜美)

‖ 推荐专题

微信扫码
网页右上角按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