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金不昧"罗生门":的哥捡包还乘客 对方却称钱少了

时间:2018-11-12 15:45:34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张林

11月2日,网名叫“十月初三”的宜宾“的哥”罗北,在宜宾网络平台发帖称自己“完整归还了乘客遗失的钱包,他却污蔑我拿走了4000!”此帖一出即引发关注,网友纷纷炮轰乘客。此后,乘客王南发帖回应“对话网上喊‘冤’驾驶员,监控视频面前,请你告诉大家,谁最冤!”该帖公布两段来自出租车的监控视频,进而引发双方骂战升级。

“的哥”罗北坚称没有私吞乘客财物,乘客王南也坚称钱包少了4690元。两段视频虽然看到洗车工曾西和罗北先后接触了钱包和钱,却也无法看到两人有“占有”动作,一段“拾金不昧”的佳话演变成了“罗生门”。

目前,当地警方和运管都已介入调查。

(文中罗北、王南、曾西均为化名)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的哥“喊冤”

自称拾金不昧反被冤枉 发帖引关注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宜宾市蓝星出租车公司“川Q8166E”出租车驾驶员罗北,其确认该帖子是他发的,也是他的真实遭遇。39岁的罗北说,自己开出租车一年多。事发时他是“川Q8166E”车正班驾驶员,刚到蓝星公司上班两个多月。

罗北在帖子中称:“(乘客)第二天到公司说钱被我拿走了,公司也把当晚的车载视频拷贝了,还叫我老板劝我退钱,我现在几天没上班,等他们处理这个事。”

罗北抱怨说,事后失主把他电话拉黑了,自己也不知道如何维权。罗北在帖子中附上了乘客王南和蓝星出租车公司负责人的电话。帖子发布后,引发关注。

罗北表示,开出租车是他唯一的生活来源。他按乘客要求,将包送还后,乘客承诺两三百元感谢费没给,还说包里少了4000多元,双方不欢而散。事后乘客找到蓝星公司投诉,他被停工,自己不知该如何维权,因此在网上发帖,希望能解决此事。

乘客“叫屈”

包掉在车上 钱少了4000多元

乘客王南告诉记者,10月28日20时40分左右,他和朋友在宜宾大地坡锦绣龙城吃完饭,然后叫“的士”去屏山。下车后,发现钱包掉在了车上。王南说,包里有一张装修图纸,两张门禁卡和钥匙,还有现金5450元。另有4张1角纸币、2张2角纸币。

10月29日,王南到宜宾出租车协会监控中心调监控,发现当时乘坐的是川Q8166E出租车,隶属于宜宾蓝星公司。王南表示:“通过监控中心与车主联系,并取得代班驾驶员罗北的联系方式。我与罗北联系,他开始否认有包掉在车上,我说看过监控他才承认。”

“监控显示:我下车后,该车先后装载了五批客人,但没人动包。后来,该车开到叙州区南岸某洗车点洗车,过程中洗车女工发现该黑色钱包,并拉开包拿出钱。我以为,钱被洗车工拿了,于是联系罗北,请他配合找到洗车工取回财物,并承诺可给罗北两三百元感谢费。

宜宾市出租车协会监控中心工作人员表示,王南确实曾调看过涉事车内监控,在洗车工发现包之前,只有两批乘客坐过后排。监控显示没人将包拿到面前打开查看过。

10月29日晚,王南找到女洗车工。“洗车工不承认捡了包,我说看了视频后她才承认,并称已交给驾驶员。”王南再次联系罗北,这时罗北承认包在他身上,“他问我钱包内有什么东西,我说有现金5450元和两张门禁卡;他又问有些什么钱,我说有54张百元币、一张50元币和有几张角角钱。他马上说钱不对,说只有七百多元。”

十几分钟后,两人见面,他拿回了包。“罗北说要感谢他,我说包里5450元、现在少了4700元你还叫我感谢你?”王南声称要报警,双方僵持不下,罗北答应去派出所解决,但走错了地方。

王南说,事后清点,还回来的包里共有现金769元,其中百元币7张,50元币1张,5元币2张,1元币9张,角币未计。

视频还原/

洗车工和驾驶员都曾接触现金

事发后,宜宾蓝星出租车公司向王南提供了不同机位的两段监控视频,一个位于副驾座前方,显示为“Chn1”;一个位于副驾驶座上方,显示为“Chn3”。

“Chn1”监控视频显示,黑色钱包放在后排左侧座椅上。10月29日凌晨2时43分51秒,洗车女工从右侧打开副驾车门进入车内,调亮灯光擦车。2时46分35秒左右,洗车工打开后门,擦拭后排脚踏板时发现钱包,她将包拖到面前。“Chn3”监控显示洗车工打开钱包,将包内物品取出来检视,速度掏出一把钱状物后扑下身子,2时48分10秒,洗车工将钱包放回原位。过程中,罗北不在车内。

2时49分50秒,洗车工关车门,离开出租车。2时52分21秒,驾驶员罗北进入车内,未发现后座钱包。同时,洗车工拉开右侧后门,将钱包甩到前排中间杂物盒上方,说“……(听不清楚——记者注)包包落在这里的”。罗北接过包后说:“东西都没得。”拉开包后,罗北说:“是假包包。”

2时52分38秒,洗车工拉开前排副驾驶室车门后问罗北:“(包里)有钱没得哦?”罗北说:“没得。”此时,洗车工将车门关闭,罗北将钱包放在右手边,系好安全带启动汽车驶离。

2时54分12秒,罗北一边开车一边拿过钱包,先放在腿上,后放到视频拍不到的区域。36秒后,罗北拉开包伸手触摸包内。2时55分45秒,罗北将车停在路边,仔细检查包内物品,并有往外丢东西的动作。2时56分24秒,罗北从包内掏出一叠现金进行清点,数量无法看清。2时57分19秒左右,罗北把钱放进包内并开车上路。3时03分42秒,罗北收好手机及捡来的钱包等物离开出租车。

扑朔迷离/

各执一词 到底谁在说谎?

10月29日晚,王南和罗北碰面不欢而散后,王南向出租车公司和车主投诉了罗北。回家后,王南接到罗北打来的近20个电话,但他没接。

罗北告诉记者,王南第一次给他打电话,自己没承认捡到钱包,是因遇到过冒领失物的情况,所以当时比较谨慎。罗北说,王南的投诉导致他没车开,断了生活来源。所以,他反复打王南电话,希望讨个说法。“我联系不到他,只好发帖子,希望他看到能回应。”

11月5日,王南以网友“杰哥w”名义在另一家论坛发帖回应罗北,并公布了两段来自于出租车内的监控视频,试图证明罗北“不冤枉”。

此后,罗北又先后多次发帖,声称捡到的钱包里只有760余元。“我在寻求法律援助,准备诉诸法律,要求对方赔偿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罗北说。

11月9日23时许,记者找到当事洗车工曾西。曾西自称今年64岁,两年多前开始在此洗车。“那天看到车上的包,看了一下里面有钱,具体多少不知道。”曾西说,她以为包是司机的,就还给了司机。司机拿到包后,也拉开检查了。“失主后来问我捡到包没有,我说捡到了,交给司机了。”

律师说法/

虽争执数额较小 但应查清真相

宜宾蓝星出租车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罗北为川Q8166E代班驾驶员(罗北自称是正班驾驶员),事发后蓝星出租车公司协助乘客拷贝监控视频,希望乘客可寻求警方查清真相。当地运管部门也责令当事出租车公司进行调查;宜宾市叙州区公安分局接到报警后,已介入前期调查以明确能否立案。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认为,首先,依照常情常理常识及日常经验生活法则判断,乘客故意说包里少了4000元以讹诈别人的概率较小;其次,视频还原虽有两人曾接触现金,但若真是两人中的其中之一所为,罪名却完全不同。

“出租车是封闭空间,乘客钱包丢失后算是由出租车司机占有,此时洗车工再捡钱包并从里面抽出4000元的话,触犯的是盗窃罪;若是司机捡到钱包后抽出4000元,触犯的则是侵占罪。”郭刚认为,本案中各方争执的4000元虽然数额较小,但由于事关道德风尚和公序良俗,故公权力机关应在当事人报警后及时立案侦查,发出准确公正和权威之声。

四川明炬(龙泉驿)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仁根表示:一方面,拾得钱物,属于不当得利,应当返还失主,失主也享有返还请求权。拾得人将拾得钱物据为己有,不还或少还,属于侵权行为,失主可提起诉讼。当遗失钱物价值较大时,拾得者可能构成侵占罪。

另一方面,失主的返还请求权,须正当行使,不能滥用,如果故意抬高、虚构遗失物价值,就有敲诈勒索的嫌疑。王仁根称,从本起事件来看,失主和拾得者都在“喊冤”,都想“讨回清白”。那么,钱物在其他地方遗失或被他人侵占的可能性就增大了,这就有赖于运管部门、警方、出租出公司的一步调查。

视频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