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庆区纪委监委敢于亮剑 坚决斩断违规办理医师资格证黑心产业链

来源:中国网 时间:2020-12-01 06:43:10编辑:杨仁昌

2019年4月,经过前期缜密的信息摸排,一份“奇怪”的情况汇总报告,摆在了顺庆区纪委监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李杨阳的案头。

“因死亡或者被宣告失踪为由注销注册、生死不明的人注册医师执业资格证”“执业范围系精神卫生专业的从业人员,医师执业资格证为儿科专业”……在这份短短几页的报告里,前前后后罗列了上百条这样的蹊跷信息。虽然情况各不一样,但这些信息都指向一个地方——区行政审批局卫计行政审批窗口,都指向同一个事项——违规审批变更医师执业范围。

“这些‘奇怪’的信息,就是线索!违规变更医师执业范围,无异于让没有相关领域行医资格的人员合法化,这是对人生命健康的极大不负责任。必须一查到底!”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态度坚决。随即,一场斩断违规办理医师资格证黑心产业链的行动,拉开序幕。

一封外省来的举报信

“李主任,我们这里收到一封举报信。有一名外省人举报我们单位行政审批窗口违规审批变更医师执业范围。”2018年底,李杨阳带队到区卫健局开展日常监督检查时,收到派驻该局纪检监察组的相关情况反映。

在经过批准后,第四纪检监察室会同派驻该局纪检监察组,组成了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展开了调查。

据了解,医生要变更执业范围,一是要取得拟变更执业范围的学历,二是在省级以上相关业务培训机构,接受培训两年或者进修满两年,并持有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指定的业务考核机构出具的考核合格证明,三是要经所在执业机构同意,拟从事新的相应专业,三个条件缺一不可。但在该局医师执业资格审批系统里,相关从业人员的执业范围变更极为随意,甚至是跨专业调整的。如,有的从“麻醉师专业”变更为“美容整形专业”,有的从“中医专业”变更为“外科专业”或“儿科专业”,最离谱的是已经注销注册、生死不明的人的医师执业资格证竟然有人冒领使用。此外,还有很多外省的医师也在该系统办理执业范围变更业务,而这些人办理了变更后便立即又转回外省,像这样不正常的数据信息,不胜枚举。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严格的执业范围变更业务,在这里竟成为了‘过家家’,想怎么变就怎么变。像这样无证随意变更执业范围再上岗从业的‘庸医’们,对于找他们看病的广大患者来说,这是拿病人练手、草菅人命!”李杨阳斩钉截铁地说。鉴于案情重大复杂,专案组继续抽调相关领域工作人员,随着力量不断壮大、调查的不断深入,所掌握的问题线索也越来越充分。

专案组发现,这些被更改过的数据信息,都指向顺庆区政务服务中心卫计行政审批窗口。据粗略统计,2018年1月至11月期间,该窗口共违规审批通过了来自广东、河南、河北、山东、黑龙江、湖北、山西、吉林、浙江、福建、辽宁、四川、重庆等全国各地一百多人次的办理申请,业务范围包括执业医师注册、医师执业地点、执业范围变更。通过对审批情况和时段的分析,当时该审批窗口有三名工作人员,究竟是一人所为,还是共同作案?一团疑云,浮现在办案人员的脑海。

斗智斗勇抓“内鬼”

“不作声张、暗中介入调查,以免打草惊蛇。”经过深思熟虑后,李杨阳与专案组成员商议后,确定了下一步的调查方向。同时,专案组联合公安部门,展开了“斗智斗勇”的调查取证工作。

根据办理医师执业资格证变更的时间,专案组人员调取了该时间段的监控视频。但奇怪的是,该时段三名工作人员都在,工作状态都比较正常,看不出什么端倪。

世界上发生过的任何事都会留下痕迹。就在案件进入瓶颈期时,一个意外的发现,让大家欣喜不已:医师执业资格证上的变更时间,与审批系统后台记录的变更时间有出入!

这会不会是案件的突破口?专案组立即采用技术手段,发现被变更过的医师执业范围信息,都存在证照变更时间与系统后台记录时间不符的情况。随后,根据后台记录的实际变更时间,分时段调取了监控视频,只见一名男子独自一人在电脑前操作,且左顾右盼、神色慌张。

“这是我们单位派驻行政审批窗口的工作人员曹建军!”经过辨认,专案组锁定了这名男子。

有了调查方向,接下来就是漫长的调查取证过程。经过专案组成员近三个月、辗转多地的走访调查,对全国各地一百多人次变更办理申请的逐一核实,最终查实了曹建军的违法行为。

利剑斩断“黑心产业链”

这条违规办证的黑心产业链是怎么形成和运作的呢?

曹建军是顺庆区卫健系统的老职工,在工作中结识了南充市蓝健医疗投资公司经理谢某,而谢某又投资入股了南充本地几家民营医疗机构,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不断密切,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哥们”。2017年12月,曹建军调至区行政审批局卫生和计划生育服务窗口工作,从事医生执业资格、增加、变更执业类别等行政审批,这也让谢某看到了新的“商机”。

2018年1月至11月,谢某为了获取非法利益,请曹建军违规办理医生执业证、变更、增加执业类别等行政审批,每办理一个给其一千到二千元不等的“辛苦费”。据谢某交待,他帮人违规办理医师注册或执业变更,多则每人收取八千至二万元,少则收取四五千元。11个月间,二人共违规办理医师执业范围变更115人次、涉及人员遍布全国20多个省,谢某非法获利58万余元,曹建军收取好处费12.22万元。2019年4月,曹建军因严重违纪违法被顺庆区纪委监委立案调查,2019年9月,顺庆区人民法院对曹建军作出有期徒刑一年零一个月的判决。

事后,办案人员了解到,像谢某这样的“黑中介”,常常通过多个所谓的“医疗信息微信交流群”,与全国各地有办证需求的医师们联系,在群里互通信息、买卖租赁证件、帮人办理违规注册审批。这些人用金钱攻陷行政审批人员,不但违规变更执业范围,甚至还帮人违规注册医师执业资格证,价格从几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这一黑心产业链条给人民群众带来的巨大隐患,已经触及到道德底线、生命底线。顺庆区纪委监委敢于亮剑,斩断这条黑心产业链,用实际行动守护住了一方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为深化“以案促改”,顺庆区纪委监委除了要求区卫健局做好日常自查自纠工作、完善相应管理机制外,还组织该局行政审批人员、便民服务中心、卫健系统党员干部等200余人旁听了曹建军案的公开庭审,开展“以案说法”。同时,在全省重点行业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中,卫健系统更是采取有力举措推进专项治理,通过系统、有力地整治,行业监管力度明显加大、医疗行业乱象得到有力扼制,医患关系得到了明显改善,群众满意度不断提升。(顺庆纪委监委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