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 推荐阅读 > 正文


成都正府街发现明代庆符郡王府遗址 出土大量龙凤纹饰建筑构件

来源:成都商报    时间:2019-06-27 11:04:39    编辑:李吉聪




  明代瓦当


 
  明代脊筒


 
  明代脊兽


 
  正府街考古现场
 
  郡王府
 
  庆符郡王是明蜀王世系里的旁支郡王,食邑在庆符(在今宜宾高县),不过受明代削藩的影响,和其他郡王一样,庆符郡王并未到食邑就居,而是在蜀王府附近建造府邸
 
  多文物
 
  发掘中考古人员也发现了大量琉璃龙纹瓦当、滴水,以及琉璃凤纹滴水等建筑构件,出土得更多的是屋檐上的脊兽,有龙、狮子、麒麟、天马、海马等造型
 
  26日上午,成都考古研究院发布考古成果:在距离东华门遗址500多米的正府街,发掘出明代庆符郡王府遗址,出土的龙凤纹饰的建筑构件、形态各异的屋脊小兽,“是研究明代中高等级古建筑不可多得的实物材料。”同时被发掘出的,还有一处唐宋时期的高等级建筑群遗址,被认为是官署衙门或者庙宇,“对复原城内历史格局具有重要价值。”
 
  考古发掘:
 
  庆符郡王府露端倪
 
  发现大量龙凤纹饰建筑构件
 
  正府街遗址位于青羊区正府街与顺城大街交叉路口西南角,距离成都体育中心附近的东华门遗址500多米——那里曾清理出蜀王府后花园遗迹。去年7月开始,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对这里做了文物勘探发掘。指着南侧一处长满青草的地方,考古现场负责人唐彬表示,那里便是明代庆符郡王府的一处遗迹。丛生的杂草间,比现代红砖残垣更低的地面,是排列整齐的红砂石块,旁边还有一道排水沟。“这种大块的红砂石,排列整齐平整,不是普通民居使用的。”
 
  地上还零星散落着龙纹器物的残片。唐彬介绍,发掘中考古人员也发现了大量琉璃龙纹瓦当、滴水,以及琉璃凤纹滴水等建筑构件,出土得更多的是屋檐上的脊兽,有龙、狮子、麒麟、天马、海马等造型,“现在在故宫建筑上能见到,古人用以辟邪。”
 
  发掘出的文物中,有一件脊筒的建筑构件独被唐彬看重。尽管在普通人看来,这个构建有些笨重并且平淡无奇。唐彬擦了擦脊筒上表面,“这儿有字。”凑近后,记者注意到上面写着“天东四”。他解释,应当是表示修建时摆放的方位的,“想要了解明代建筑格局、修建方式,这个有比较大的价值。”
 
  另有发现:
 
  一个高等级的建筑——
 
  官署衙门或者庙宇
 
  除了明庆符郡王府,一组从晚唐五代沿用至南宋时期的大型建筑基址也引人关注。现场发掘出了大量磉礅(sǎng dūn),“就是原来古建筑的柱础”,唐彬介绍,解剖显示,磉礅是以一层卵石、一层夯土逐层向上夯筑;在磉礅中发现了少量瓷片,“以晚唐五代时期的邛窑为主,如大饼足或玉璧足碗,低温青黄釉绿彩瓷片等。”他判断,大部分磉礅始建年代为五代时期。
 
  考古人员尝试复原建筑格局。“是二进七开间的院落,中间有两处室外的天井。”唐彬指出,这个院落应只是一个大型建筑群的部分。他判断,院落初建于晚唐时期,建筑规模较小;五代时期进行大规模扩建,以建筑间的天井为分隔,形成了主体建筑面阔七开间的多进深院落格局;宋代基本沿用五代时期的建筑朝向与大部分磉礅,并进行小范围增补或改建。
 
  “不是普通民居,也不是商业建筑,应该是一个高等级的建筑——官署衙门或者庙宇。”唐彬说道。
 
  意义重大:
 
  复原城内格局
 
  研究明代中高等级建筑
 
  引人注意的是,发掘区一角还有出现了两处墓葬留下的人体骨骼。唐彬认为,这应当是晚唐以前住在附近的普通民众的墓葬。
 
  “秦时张仪在成都修子城后,城市格局一直延续到晚唐。”唐彬表示,此次正府街遗址当时是在子城的城外,“有一些普通民众居住在这里,当然会有墓葬区。”唐末,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使高骈修成都罗城,这里又被纳入城中,“原来住的人搬走,留下了墓葬。”他表示,正府街遗址区域在晚唐五代以至于宋时,是一处高等级的建筑群,不过元代废弃,到了明代,是明庆符郡王府所在,之后清代则成了民居。2018年7月开始的这次的考古工作,则是为配合成都市兴城建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拟建或拟出让、划拨正府街建设用地。
 
  现场考古遗迹里,就穿插着拆迁留下的现代感十足的红砖残垣、钢筋混凝土柱子
 
  唐彬总结:正府街遗址发现的五代时期大型建筑基址,对复原城内历史格局具有重要价值。另外,遗址紧邻明蜀王府萧墙北部,明代建筑群规模大、等级高,所出瓦当、滴水、脊筒、脊兽等建筑构件是研究明代中高等级古建筑不可多得的实物材料。“对于保存好的磉礅,未来会切割后移至他处保存。”
 
  知识扩展
 
  庆符郡王是谁?
 
  唐彬介绍,根据明代天启成都府志图标识,明蜀王府东北部萧墙外是明代郡王庆符王府,“明蜀王府在现在的天府广场附近,推测这里的明代建筑是庆符王府。”
 
  唐彬介绍,庆符郡王是明蜀王世系里的旁支郡王,食邑在庆符(在今宜宾高县),不过受明代削藩的影响,和其他郡王一样,庆符郡王并未到食邑就居,而是在蜀王府附近建造府邸。《清史稿》载:“有明诸籓,分封而不赐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
 
  相对于其他王室成员,明末的庆符郡王比较幸运——“张献忠攻打成都前,当时的庆符郡王预感不妙,以给妻子置办棺木为由出城去往邛崃,躲过了张献忠进城后的屠戮。”唐彬表示,因为幸存,之后一度有人要拥立他,“不过被他拒绝了。”
 
  记者也了解到,与这里直线距离50余公里以外的青城山建福宫景区,还留有一处名为“明庆符王妃梳妆台”的古迹。(彭亮 王勤)

‖ 推荐专题

微信扫码
网页右上角按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