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焕新颜:看绿色税制助力美丽中国建设
时间:2019-09-27 13:45:24 来源:中国网 编辑:李光超

攀枝花钒钛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俯瞰图。

  攀枝花,位于四川省西南大山深处,是全国唯一一个以花命名的城市,金沙江、雅砻江在此汇聚,走在大街小巷,温暖的阳光,绿树红花交相辉映,如果不走进这座城市最深处,您很难想象几年前这是一座深受环境问题困扰的工业城市。

  绿色发展成潮流:环境保护税引导企业开展“绿色突围”。

  工业的发展,往往都伴随着巨大的环境代价,而坐落在国家级工业园区攀枝花钒钛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的企业们早已达成一个新的共识,那就是保护环境是每一家企业的社会责任。

大互通公司厂区。

  要说环境保护税法实施带来的变化,大互通就是最典型的企业代表,这家成立于2006年的企业,是一家具备年产金红石型钛白粉5万吨、高钛渣6万吨、硫磺制酸20万吨规模的联合企业,是高新园区民营企业的龙头之一。过去的大互通生产采用的硫酸法钛白粉生产工艺,每生产1吨钛白粉会产生5吨废酸、35-40立方废水,每生产1吨钛白粉,公司需要支付1300多元的环保处置成本。同时废酸、废水的排放也对周边环境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转变发生在2017年,公司总经理郑照义说:《环境保护税法》作为中国绿色税法,清费立税一方面提高了环境污染治理的刚性,另一方面更能营造企业间公平竞争的环境。为了提升大互通的企业综合竞争力,也为了履行好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我们决定要革新生产工艺,促进企业产业升级,实现企业的“绿色突围”。于是我们斥资1.5亿元引进先进的“膜过滤”技术致力于环保处理,这是一项可以长期见效和提升公司综合竞争力的环保工程。

  生产技术升级后,大互通实现了废酸的资源化循环利用,并最终达到钛白粉生产废水零排放的目标。现在每吨钛白粉可节约500元的环保处置费,年节约相关的处置费用2000多万元,走进现在的大互通钛业有限公司的厂区,你会惊讶地发现除了机械运转的声音,闻不到一丝制酸企业特有的刺鼻味道。

攀钢集团攀枝花钢钒有限公司能源动力分公司。

  而攀钢集团攀枝花钢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攀钢钒公司)早年间“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的景象早已不在。天蓝水碧,绿树成荫,鲜花绽放,层林尽染是这里厂区的真实环境写照。

  近三年,攀钢钒公司在环保治理方面共投入8亿元,完成了1号、3号转炉一次除尘改造、焦化酚氰废水处理系统升级改造、炼铁厂新3号烧结机烟气脱硫改造等65个重点环保项目,各污染因子在达标排放的基上,排放浓度进一步降低,实现了环境保护和生产经营的同步提升,为区域环境持续改善作出了贡献。

  通过环境保护税的正向激励,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注重绿色生产、环境保护,有的企业更是将绿色发展作为企业发展和成长的主要方向,实现企业的“绿色突围”,助力地方的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

朱家包。

  矿区再现新风貌:资源税改革带来的是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

  著名的朱家包铁矿位于攀西大裂谷深处,经过几十年持续不断的开采,这里的铁矿石资源即将枯竭。同时矿山背后的表外矿(所谓的表外矿,是指品位介于地质边界品位和最小工业品位之间的块段,在攀枝花,当地把含量在15%—20%之间的矿段认定为表外矿)尾矿坝却成为座城市身上的“疤痕”,占用了大量的土地资源,也带来了扬尘等空气环境问题,成为攀枝花市城市生态文明建设的“老大难”。

  这些尾矿坝的形成,攀钢集团矿业有限公司铁矿矿长张国兵有话说:“之前按重量征税,好的差的一个标准,我们肯定不愿去搞低品位矿,为了维持企业效益,不得不将表外矿放在一旁,暂不使用。”

  实质性的改变就发生在2016年。这一年攀枝花被列为全国资源税改革试点地区之一,钒钛磁铁矿从此前的从量计征变为从价计征。具体来说,之前是按矿石吨数来计算的,每吨按照固定的税额征收资源税;而改革后,是按照销售额来征税。

  要问这场改革的影响有多大,攀钢集团矿业有限公司财务部长蒋巧林表示“变化大得很。”蒋巧林算了一笔账:朱家包每年会有800万吨左右的表外矿,按照之前的标准,如果矿山要开发这些表外矿,国家就会按照每吨14元征税,如果全额计算就是1.12亿元的税收。改革后,国家的征税对象变成铁精矿,按照销售额征收,目前的标准是4%,800万吨表外矿大约能生产100万吨铁精矿,如果按每吨300元计算,再乘以4%,只需缴纳1200万元的税收。

  要知道这还只是初略的估算,要是再算上表外矿的储存成本,尾矿坝缴纳的耕地占用税等综合费用,那又将会给企业节省了一大笔资金,企业的负担轻了,资源也得到了充分的运用。

  金沙江畔水常清:水资源税改革带来的是节水的新风尚。

  我国人均水资源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28%。南方水资源相对丰沛,北方水资源紧缺。随着我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水已经成为我国严重短缺的产品和制约环境质量的主要因素。

  水资源税的改革,不只是简单的税费平移,而是要利用税收更具刚性和约束力的特点,让经济杠杆真正发挥作用,倒逼高耗能企业节水,转变用水方式,增强企业等社会主体节水意识和动力,真正起到保护水资源的作用。

  地处金沙江畔的攀钢集团攀枝花钢钒有限公司的能源动力分公司就曾是一个高耗水的企业。能源动力公司负责人伍长军表示:“我们公司成立于2017年2月,那时候水资源税还没有在四川试点,我们作为金沙江边上的企业,最大的优势就是在金沙江直接取水和排水。”

  随着2017年12月1日水资源税的正式开征,取用地表水将征收水资源税,同时排水要严格按照环境保护税法的要求缴纳环境保护税,这成为能源集团必须解决的问题。

污水处理设备。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保护好攀枝花的水资源,能源动力公司对厂区的给排水系统设计进行了调整,现在完善后给排水系统是由2个取水站、2个净化站、4个新水加压泵站、6个循环泵站、2个化学水站和8个废水处理站组成,不仅用水量得到了合理有效的控制,同时排出的废水也全部经过处理达到排放标准。

  水资源税的征收,对于推进水资源的全面节约和循环利用,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起到重大的推动作用。对地下水和地表水、生产和生活、工业和农业设立了差别税率,通过经济杠杆达到节约保护水资源的目的。这就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引导企业走上“绿色发展”的道路。

  伍长军说:“我们公司自2017年调整厂区设计开始,对于公司在环保和资源利用领域的投入都在逐年增加,积极引进新的技术和设备,力争将水资源的使用效率最大化。2018年来,我们除了向集团公司供能外,还向集团外60多家单位供应能源,2018年节约取水量988万吨,真正做到了水资源的节约和高效利用。”

  共谱青山绿水:环保类税收优惠助力环保企业全面发展。

  要想实实在在解决环境保护问题,没有环保企业的参与是不可能的。如何促进环保产业高速发展,离不开环保类税收优惠政策的帮助和支持。

  攀枝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身处攀枝花的群山环绕之中,这是一家2014年成立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源公司,该项目日处理城市生活垃圾800吨,建设有2条日处理400吨生活垃圾的焚烧线及1组15兆瓦中温中汽轮发电机组,2019年投入商业运营。

  说起旺能,周围的居民都举起大拇指:“以前城市垃圾送到这里来,不是堆放就是填埋,处理慢一些,整个村子都是臭的,严重影响周围的生态环境以及村民的居住环境。自从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建成投产之后,垃圾运过来进行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处理,大大提高了城市生活垃圾的处理能力,同时也为周边地区提供了更多的清洁能源,对周围生态环境的保护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

  近一年来,攀枝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累计享受减免税收近700万,其中增值税660万、环保税40万,公司利用减免资金加大环保投入,2019年上半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粉尘的排放量分别为14.154吨、49.905吨、0.858吨,其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不到环评标准年应允排放量的五分之一,粉尘排放量更是只有环评标准年应允排放量的3%,综合实际排放量远低于环评应允排放量,这样的数据对于一家致力于将城市生活垃圾转化为可利用资源的环保企业来说,更显得尤为珍贵。

  在当前大环境下,推动环保企业发展,促进环保技术革新,既解决环境问题的眼前困境,又有利于生态环境和人类文明的和谐发展。环保企业在享受相应的税收优惠的同时,促进了地方经济的绿色发展,为地方生态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在这场利国利民的税制改革中,地处祖国西南大山深处的攀枝花,从一座传统工业城市,摇身一变,成为了闻名全国的阳光花城、康阳圣地。广大税务人,认真履行“为国聚财、为民收税”的神圣使命,充分发挥税收杠杆作用,天空因环境保护税法而变得更蓝,金沙江因水资源税法而变得清澈,自然资源因资源税法而得到更加合理的利用,环保产业因环保类税收优惠蓬勃发展,中国因绿色税制而更加美丽,这既是税务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指示精神的生动实践,更是一篇为建设美丽中国而作的奋斗史诗。(张琦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