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漆艺非遗传承人“复活”马王堆漆钫

时间:2019-10-11 09:10:06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唐丽华
       正在成都博物馆举行的“巧手夺天工——传统工艺的现代新生”展上,成都漆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宋西平的作品雕漆隐花云气纹漆钫总是吸引很多观众驻足。这件漆钫器形古色古香,色调红黑相间,尤其雕漆隐花工艺,令其呈现出华贵典雅的气质。上世纪70年代,著名的湖南马王堆汉墓也曾出现过相同器形,并且被专家证实漆器就来自成都。

       2000多年后,同样来自成都的漆器老艺人耗时7年,将其重新“复活”,一展成都漆艺最顶尖的工艺“雕漆隐花”的精彩绝伦。
    
      “复活”马王堆漆钫 致敬汉代成都漆艺


  上世纪70年代,长沙马王堆汉墓的出土文物轰动国内外。除了千年不朽的女尸吸引眼球以外,墓葬出土的500件精美漆器也鲜艳夺目,而其上书写的“成市草”等字样,证明其中的部分漆器由成都官府作坊制造。它们证明,早在两千多年以前,成都漆器已经名闻全国,成为达官贵人追逐的珍品。

  在这些出土漆器中,有一件云纹漆钫酒具,尽管只是用红黑两色漆在钫上描出云纹,但器形的高大和云纹的华丽,仍令这件漆钫显得尊贵大气,成为出土漆器中的珍品。

  宋西平正是在马王堆汉墓出土“成都造”漆器以后进入成都漆器厂,“我一直难忘当年初见马王堆汉墓出土漆器的震撼。”多年以后,当宋西平希望留下几件传世漆艺精品时,第一反应就是向2000多年前的成都漆艺致敬:“复活”马王堆汉墓漆钫。

  她请来当年成都漆器厂退休的木工师傅做木胎。珍稀的金丝楠木要做成方形的器物,无法使用机器车旋,只能手工从整木中掏出四方的器形。一对酒钫,分别长40厘米、宽40厘米、高45厘米,70多岁的老师傅硬是花了一年时间。

  上百道工序 雕漆隐花绽放光彩

  成都漆艺,最著名的装饰工艺是“三雕一刻”。三雕,是雕锡丝光晕彩、雕花填彩和雕漆隐花;一刻,就是拉刀针刻。这些工艺,让成都漆艺拥有了独特的富贵典雅气质。相比马王堆汉墓出土漆钫只是彩绘的工艺,宋西平选择了雕漆隐花的工艺,让漆钫更添华贵。

  雕漆隐花,顾名思义就是要在漆上雕刻,同时将填彩的花纹装饰好以后再用透明漆填平,最后打磨抛光。用手触摸,漆面光滑如水,然而纹饰却清晰异常。

  “这里面的工序,多达上百道。”宋西平说,木胎做好以后首先要髹漆数遍,待其干了具有一定厚度以后,再在漆上进行云纹雕刻,并在雕好的纹缝中填金脚漆、贴金银箔。待金脚漆干后,再髹涂透明漆数遍,再经多次研磨抛光,直至漆面光亮无凹凸感且漆面透水。此工艺要求用刀如笔,线条流畅,粗细均匀,“必须一次成功,只要雕烂就没有弥补机会。”至于填漆和打磨环节,同样考验耐性,“把有花纹的地方填平至少要花一年时间。生漆晾干需要时间,否则漆打皱就得返工。而填一次漆就要打磨一遍,即使是我做了几十年漆器,也动不动磨穿,反复返工。”

  花7年时间 留下成都漆艺传世之作

  从2011年至2017年,宋西平花了7年时间,终于完成一对雕漆隐花云气纹漆钫的制作。近看之下,漆钫在金银花纹的衬托下,呈现出红润的玛瑙色,汉代最为流行的云纹在漆下浮动欲飞。最古老的成都漆艺,让漆钫呈现出流光溢彩的视觉效果。宋西平自豪表示,这件漆钫既是工艺品,也是实用器具,“装酒完全没问题,纯天然无污染。”

  耗时7年做出一对漆钫,在效率至上的当下,怎么看都是亏本买卖。但对宋西平来说,这是势在必行的一件事,“今年我已经68岁了。如果再不做几件精品,以后眼睛看不到,也没这个精力了。成都漆艺的容光,我希望能做几件精品完整地体现出来。希望这些作品能够传下去,让后人看到成都漆艺的巅峰状态。”

  从业40多年,宋西平太了解其中辛苦。一个学徒要独立制作漆器至少需要3年。宋西平前后也带了几十个徒弟,但有的吃不了苦,或者觉得成功率太低,纷纷选择离开。7年做一对漆器,宋西平也希望以身作则,让身边的弟子明白耐住寂寞的意义。而漆钫在“巧手夺天工”展上的大放异彩,就是对一位漆器艺人数十年坚守的回报。(吴晓铃)
视频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