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到底”石刻铭记20万南充儿女舍身救国的壮举

时间:2019-11-02 08:23:32 来源:中国网 编辑:杨仁昌

  原南充县城川祖(主)街有一段石砌的城墙,墙上刻有“抗战到底”四个大字,这四个大字反映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全民抗战期间,南充人民抗战的决心。“抗战到底”石刻,作为南充人民投身抗日救亡运动的历史见证,是万千南充儿女同仇敌忾、奋起抗击日寇的真实反映。

  由于城市发展和建设需要,如今刻有“抗战到底”四个大字的石砌城墙早已不复存在。今年初,“抗战到底” 四个大字再次被刻在了嘉陵江岸,并配以浮雕群集中将这段历史展示给世人,这就是亮相于滨江景观带南门坝生态公园的抗战广场。

  不忘历史 群雕“讲述”南充抗战故事

  10月29日,笔者在位于滨江景观带南门坝生态公园看到,前来游玩的市民络绎不绝,每当人们走近嘉陵江江堤上的抗战广场时,纷纷驻足,静观抗战雕塑群。雕塑由24个栩栩如生的铜像与一段残垣断壁组成,矗立于广场中央。雕塑讴歌了南充民众在抗日救亡运动中的英勇壮举。

  据了解,抗战广场雕塑再现了南充热血男儿出川抗日的历史。雕塑长21米,宽5米,高7米,全部为铸铜材质,重达30余吨。

  笔者看到,雕塑的前部,6位身着单衣短裤,脚踩草鞋,后背大刀、斗笠的战士手握钢枪,头向上高高昂起,步伐坚毅果敢,呈前仆后继之姿。6位战士的身后,一位年迈的妇人正将自己的儿子送往征兵处,妇人表情毅然,儿子面露坚决。在他们身后是身着长衫手拿宣传资料的知识分子,还有在城墙上愤然挥毫“抗战到底”的军士,以及残垣断壁下苦难的民众。

  “每一座雕塑都凝刻着抗战时期的悲壮历史,每一座雕塑都在讲述着真实故事。”据顺庆区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抗战广场的雕塑尽管体量较小,但内涵丰富。雕塑集中展示了在抗战时期发生的5件真实故事。呈前仆后继之姿的战士代表着浴血奋战在抗日战场上的南充儿女,年迈的妇人雕塑讲述了南充“抗战母亲”田氏教子卫国的故事,身着长衫的雕塑系抗战期间在南充街头宣传抗日救亡的知识分子。

  “‘抗战到底’四个大字曾经就刻在老南充的城墙上,残垣断壁和哀嚎着的民众正是日军轰炸南充时的真实场景。”该工作人员说,日军对南充的数轮轰炸,造成近千人死亡,南充民众在川东北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抗日救亡运动高潮。据不完全统计,相继有20万南充儿女奔赴抗日前线。经历过这一切的许多人,现在大多已逝去,甚至人们已记不起他们的名字,但有一个人的名字,至今仍为许多人所熟知,他就是书写“抗战到底”四个大字的南充巡官卢握山。

  鼓舞斗志 巡官奋笔疾书“抗战到底”

  据《说古道今话地名》记载,书写“抗战到底”的是一位名叫卢握山的独臂巡官(类似现今巡警),其写得一手好字。1939年,南充掀起抗日救亡运动,民众及社会各阶层的抗战热情高涨,而此时正值前线战事吃紧,受此影响,卢握山愤然挥毫写下“抗战到底”四个字。后来卢握山写下的“抗战到底”四字又被工匠以阴刻方式刻在了城墙上。

  据相关资料记载,“抗战到底”石刻,在位于原南充县城川祖(主)街口明代古城小南门东侧的城墙上,古城墙厚6.5米、高3.8米,石刻字径在1.2米左右。

  笔者从旧版南充城区图看到,川祖(主)街呈南北走向,位于南充城老城墙之外,与小南街垂直相交,处于从下渡口上岸的过客到桓子河口必经之地。以至于后人评价,“抗战到底”石刻的问世,在大后方的南充,成为民众表达抗战决心的一种体现。

  遗憾的是,该石刻在2002年被拆除。2006年底,在修建南门坝生态公园外滩景区时,有关部门依照拓摹样本恢复重建。如今,在修建抗战广场时,有关部门依照原样又将此四个大字塑在了广场的雕塑上,雕塑上为隶书字体的“抗战到底”四字,无不给人一种历史的厚重之感。

  卢握山,作为南充城一名小小的巡官,当年为何写下这几个大字呢?又是谁将字刻在城墙上?现在史料已不可考,但我们仍可以从现有的史料及部分市民的回忆中找到答案。

  共赴前线 20万南充儿女出川抗日

  据相关史料记载,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地处大后方的南充同样没能躲过战火。仅现在的顺庆城区就先后多次遭到日军轰炸。

  经历南充大轰炸后幸存的雷雨在生前也用一首《竹枝词》对日军轰炸南充实况进行了描述,他写到:“枭鸟排空轰声紧,血肉横飞天地昏;硝烟弥漫城南角,满街急闻抢救声;呼儿唤母声切切,亲人早就死街心;稚子残肢墙头搁,血衣碎肉挂院庭。”

  面对日军数轮惨烈轰炸,顽强不屈的南充人却选择义无反顾。“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抗战期间,著名爱国民主人士张澜在南充创办《新南充报》,宣传抗日救国。他团结和领导一股地方进步力量,掌握了地方教育实权。在他的影响下,一大批共产党员、进步人士到南充各学校、机关社团工作,采取多种形式宣传抗日、唤醒民众、支援前线。由中共党员陈其瑞与爱国民主人士、进步青年等主办的《南充民众日报》,发表了大量抗日救亡的社论等,推动了南充抗日救亡运动的全面兴起。

  据《南充市文史资料——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专辑》记载:在抗战期间,南充各级兵役机构给抗日前线征送兵员20万人,成为川军“出川抗战”的重要力量。在一批又一批奔赴抗战前线的南充儿女中,至今仍有许多佳话在南充民间广为传播。

  家住外小北街的田氏,一个人带着5个儿子生活,平日主要靠帮做杂活来维持生计。抗战来临,她的3个儿子跟随大部队上前线,后又主动让四儿子报名参军,最后都牺牲在战场上。失去4个儿子后,深明大义的田氏让最后一个幸存的儿子也应征入伍,那时她已是重病缠身。田家老五和他的四位哥哥一样,一去就杳无音信。她大义凛然的壮举被市民尊称为“抗战母亲”。

  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顺庆相继出川抗日的将士多达1.6724万人,在册阵亡者1528人,还有很多将士阵亡后忠骨未收,姓名未存。(吴雍)

视频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