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 正文


青年作曲家敖翔:用作品与听众对话 在作曲中寻找内心那座花园

来源:华西都市报    时间:2019-12-26 10:49:44    编辑:刘婷婷



敖翔
 

敖翔在排练自己的作品。
 
  “音乐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如果有一天要跟音乐告别,那一定是我生命的尽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旋律,这段旋律来自于我们对生活的积累和沉淀。
  
  对于青年作曲家、四川音乐学院副教授敖翔而言,这段旋律里,流淌着难忘的记忆、美妙的情怀和深刻的感受,他喜欢在音符中回味曾经,表达自我。
 
  从小耳濡目染
 
  三岁能哼弦乐四重奏主旋律
  
  敖翔出生于音乐世家,他的父亲是著名作曲家敖昌群。“父亲曾告诉我,说我大概两三岁时,就听他的作品。一首弦乐四重奏,听着听着,突然有一天我就会哼那首作品的主旋律了。”因为家学渊源,敖翔5岁半开始学钢琴,十岁开始学习打击乐,并以打击乐专业考上了父母的母校——川音附中。也是从初中开始,敖翔正式接触作曲。
  
  “我真正开始学习作曲是在初中二年级,在父亲指导下开始了作曲生涯。”从小听父亲的音乐会,看父亲作曲的电视剧,敖翔耳濡目染,对作曲有着天然亲和力。“我小时候常跟着父亲去录音,直到现在录自己的作品时,录音棚对我而言依然充满亲切感,它会勾起我儿时的记忆。”
  
  在父亲敖昌群的悉心指导下,经历了两年作曲专业严格的学习,敖翔顺利考入川音附中高中部作曲专业。高中期间,他创作了不少习作,从歌曲到钢琴曲,从乐段到单独的作品,风格、题材各异……这样的学习一直持续到大学四年级,敖翔终于将自己具有真正意义的作品——《第一弦乐四重奏》首演于2003年中国四川成都国际现代音乐节,该作品将多调性的技术手法融入到弦乐四重奏中,受到专家教授一致好评。
  
  “从开始学作曲,我就会写很多东西。各种各样风格和技术手段的练习,一步一步地向前迈进。歌曲、钢琴曲,也包括器乐作品的写作练习为后来的创作奠定了坚实基础。”敖翔说。
 
  作曲无捷径
 
  在创作中夯实专业基础
 
  敖翔喜欢与父亲探讨作曲创作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以及涉及到的作曲理念、手法、技术与艺术关系等话题。“父亲的教学采取相对包容、开放的教学方式,他从不会跟我说‘你这段不对,那个音或哪几个音写得不行’。他总是从更高的角度和理念出发来指导我的作曲作业。”
  
  让敖翔印象最深的是,父亲在他最开始学作曲时说过一句话,“他说:你现在的作曲水平处在初学的一级阶段。通过很多年努力后,你可以达到二级阶段水平,然后再通过不断努力,可以达到第三阶段水平。这是漫长的学习过程,必须坚持不懈地努力。你永远不要期望会突然从第一级跳到第三级。你要不断地创作,不断地学习,自身水平才可能提升到新高度。”
  
  敖翔坦言,作曲没有捷径,也不是灵感来了就能写出旷世之作。“如果一位作曲家写出了旷世之作,那他在此之前一定写了无数作品,通过多年的积累、长期的积淀才能取得成功。如果没有前面那些作品的积淀,不可能创作出伟大作品来。作曲创作,必须在不断的创作过程中逐渐夯实自己的专业基础,掌握扎实的专业技能,一定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向前推进。”
  
  如今的敖翔,已在作曲界取得了不少成就:三重奏《炼尘》获得英国伦敦NAVA音乐节“IMHM国际作曲比赛”一等奖;室内乐《古韵》获得美国艾美乐迪国际作曲比赛第七名;《画彝》获文华奖第十七届全国音乐作品优秀奖;管弦乐作品《阔什节之夜》获巴蜀文艺奖金奖;《大道》获得全国美育成果展演教师组金奖;交响乐作品《藏韵音画》获得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立项等荣誉。其代表作还包括室内乐作品《变》《古韵》、弦乐队作品《格桑梅朵》、管弦乐队作品《四川民歌——绣荷包》《傈僳》《坛城》、大提琴独奏《八—为纪念二战中受难的中国妇女》等。
 
  立足本土关注当下
 
  用音乐释放年轻人内心
  
  “我的音乐,是立足于四川的音乐。”在敖翔作品中,可以看到很多四川元素——有四川藏羌彝傈僳族等少数民族的璀璨多姿,有川剧蜀腔的戏韵悠扬,有蜀派古琴的源远流长,更有对现今时代的注解和表达。他将中国音乐元素与西方作曲技术加以融合,创作出一批有着强烈本土特色和时代气息的音乐作品,对音乐的发展与民族文化的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
  
  “作为中国人,从小接受的是中华文化,血管里流淌的是中华民族的血液,我的作品中所表达的就是中国人的情感。当然,除了学习和借鉴外来优秀文化外,更要将我们民族的优秀文化传承、发扬光大。”敖翔最近开始创作民乐作品,他尝试用中国传统乐器来表达当代年轻人的内心声音。“最近我接受委约创作的民乐作品《踏月行歌》,在中国第六届民族管乐周首演。”这是敖翔为传统笙与钢琴而作的作品,他将中国古老的管乐器与西洋古典音乐中的键盘乐器融合在一起,结构严谨、风格鲜明,令人耳目一新。
  
  “通过作曲可以将内心的情感与听众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同时,它可以在自己内心建造一座花园。现在常讲诗和远方,我们需要找到精神上的寄托,作曲就是我内心的一座花园,从中我能找到平静,能清楚运用它来表达我想表达的思想。”在敖翔心中,“自己的作品,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肯定是怎么看怎么都喜欢。”
  
  作为青年人,敖翔看到“现在的社会压力很大,很多年轻人承受着各种各样的压力。有压力就需要宣泄,需要一个渠道找到内心的平静和精神上的寄托,可以用音乐来释放我们的内心。”
  
  入选第五届国家大剧院青年作曲家计划展演的管弦乐队作品《曼陀罗》,就是敖翔“内心表达”的一部作品。“写它的时候,我没有受太多限制,只是将内心想说的话用管弦乐的形式呈现出来。”
  
  《曼陀罗》里,很多复杂节奏与音响构成了作曲家想表达的音乐形象。同时,敖翔也会关注社会上的一些现象和事情,一部电影,一个纪录片,都会成为他灵感的来源。“关注当今时代,为时代而创作,是年轻人需要肩负的责任。”(封面新闻 荀超)

‖ 推荐专题

微信扫码
网页右上角按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