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品牌 > 正文


281岁临江寺豆瓣欲“焕青春”

多年来,历经停产、商标撤销风波,熬过紧急恢复生产之艰。如今,重组在即——

来源:四川日报    时间:2019-05-21 09:12:48    编辑:刘映红





 
临江寺豆瓣厂品尝区。

 
临江寺豆瓣厂新出的佐餐豆瓣。

 
临江寺豆瓣厂老牌楼。
 

 
临江寺豆瓣厂晒缸。
 
  深阅读
 
  5月16日,资阳市临江镇。一辆从成都出发的旅游大巴车驶进略显破旧的老牌楼,28名六七十岁的老人缓缓下车,年轻的导游举着旗子,扩音喇叭传出有些嘶哑的声音:“临江寺豆瓣厂到了!”67岁的游客赵思源看着眼前的景象感叹:“吃了四五十年的临江寺豆瓣,终于可以来实地看看了。”
 
  曾经一罐难求的临江寺豆瓣,在超市、菜市场早已难见踪影。始创于清朝乾隆年间、已有281年历史的临江寺豆瓣现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历经停产、商标撤销风波,新近开发了工业旅游项目,近日又传出重组在即的消息。
 
  一段传承人的记忆
 
  曾经吸引全国客商的百年老厂,因资金链断裂无奈停产
 
  临江寺豆瓣厂制曲坊,不到59岁的翁联刚将泡好的豆瓣用大筲箕捞起送入曲室制曲。这是豆瓣制作最关键的一道工艺,制曲时间72小时,湿度、温度的控制非常讲究,“太湿就成了‘油瓣子’,太干又是‘吊瓣子’,都要不得。”翁联刚说。
 
  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临江寺豆瓣制作工艺第八代传承人,翁联刚也是目前厂里工龄最长的员工。1976年,年仅16岁的他进厂从学徒做起,被师父聂季烈相中。聂家人代代相传的制作工艺,第一次有了家族以外的传承人。冷水浸泡、日晒夜露、下雨加盖……经过多年研习,他逐渐掌握了临江寺豆瓣的古法制作工艺。
 
  40年间,他在这个沱江岸边的小镇工作生活,在弥漫着豆瓣发酵气味的厂里恋爱、娶妻、生子,妻儿也都在厂里工作,他们一起经历了辉煌——工厂大门口的招待所,常年住满全国各地的客商,买豆瓣需要托关系、批条子,最长要等一个多月。绿皮火车经过成渝铁路沿线的资阳、资中、内江站,站台上总有人提着硬壳纸筒包装、红油透亮的临江寺豆瓣叫卖,南来北往的旅客将早已准备好的钱从车窗递出,把这个特产带到全国各地。
 
  他们也一起经历了工厂的衰落——2002年,临江寺豆瓣厂连续7个月没有发工资,濒临破产,被民企老板张安收购。2013年销售总额达到1.8亿元,张安准备把豆瓣厂扩建一倍,流转周边土地,建设豆瓣博物馆、农业观光项目,但资金链断裂,陷入债务危机。2014年临江寺豆瓣厂无奈停产。
 
  翁联刚的妻儿相继离开豆瓣厂,儿子前往深圳打工谋生。他作为临江寺豆瓣工艺的传承人,却在深圳的出租房里带孙子。
 
  一场意外的商标保卫战
 
  面临突如其来的撤销申请,“中华老字号”遭遇生死90天
 
  晒场摆放着400多个晒缸。“这边是千斤缸,一个可装一吨豆瓣,缸子高1.5米,有半米埋在地里,可以吸收地热。”临江寺豆瓣厂负责生产管理的副总经理刘忠富对记者说,千斤缸一共有56个,已有上百年历史,都是老祖宗留下的。
 
  刘忠富中途离开,2014年又回来。这些年,他常常在厂区转,摸着这些千斤缸,祈祷转危为安。2014年停产后,包括刘忠富在内的7个中层管理人员一个都没离开,在两年时间没有拿到工资的情况下,积极推动复产。回想这几年,刘忠富觉得,最艰难的一战应该就是商标保卫战了。
 
  2016年7月,国家工商总局发出公示:泸州人罗某以连续三年不使用为由,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请撤销申请,要求撤销“临江寺”商标在第30类“豆瓣”等全部核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册。公示期只有3个月,申请一旦成功,意味着临江寺豆瓣这一“中华老字号”,将归罗某个人所有。
 
  资阳市和雁江区两级政府得知消息,紧急组建了临江寺商标相关工作组,刘忠富也是其中一员。“我们开始广泛搜集证据,证明商标未使用时间没有达到三年。”刘忠富回忆,当时最大的困难就是时间紧,只有三个月公示期,知晓情况时已经过了一个月。
 
  经过各方努力,2016年底,终于搜集到有力证据呈给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驳回撤销申请,“临江寺”商标才得以保全。
 
  一条更加艰难的路
 
  恢复生产易、工艺传承难,“担心手艺断在我这一代”
 
  保住商标只是第一步,能不能尽早恢复生产?
 
  资阳市雁江区划拨出300万元专款,用作临江寺豆瓣厂恢复生产的资金。刘忠富等管理层开始给老员工打电话,请求他们回来上班。“停产的时候,厂里还有200多名员工,都被拖欠了半年以上的工资。”刘忠富说,很多人都重新找了工作,现在要让大家回来上班,难度很大。当时他们预计最多有10多名员工回来,结果2017年1月4日恢复生产之日,坝子里站满了40多名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的老员工。“他们没有谈债权问题,没有想工资待遇,只是想着尽快让厂里恢复生产,让我们非常感动。”
 
  翁联刚清楚地记得,2017年5月,在深圳带孙子的他接到刘忠富打来的电话,当时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用一周时间说服儿子儿媳,安顿好孙子,回到厂里上班。
 
  刚回厂,翁联刚就发现问题很严重,“水分都掌握不好,发出来的豆瓣不是太软就是太硬。”翁联刚说,从选豆、制曲到翻晒、发酵,临江寺豆瓣的生产要历经近一年时间,是真正具备“工匠精神”的产品,工艺的传承非常重要。
 
  他开始同时带七八个徒弟,“退休的日子也近了,现在特别担心手艺断在我这一代。”翁联刚说,商标保住了,还要想办法保住临江寺豆瓣的古法制作工艺,并世代传承下去,现在最大的使命,就是找到下一代传承人。
 
  在厂里走访,管理层和员工普遍提到“临江寺动作慢了”。这些年,在临江寺历经坎坷风波之时,郫县豆瓣迅速崛起,成为全球知名的川菜辅料代名词。不管是企业的实力、宣传的力度,还是全国乃至全球的营销渠道网点,两种豆瓣已是云泥之别。危机感深深地扎根在老员工心中。
 
  一个轻装上阵的“老伙计”
 
  将于近期进入重组程序,引入新资本,建新厂做文旅
 
  2018年9月,资阳市引入成都市新华能实业有限公司,将临江寺豆瓣厂托管给该公司,并由该公司旗下的四川创新味业有限公司进行管理。
 
  四川创新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黎昌蓉介绍,托管半年以来,他们投入了3000万元启动资金,对临江寺豆瓣厂进行了全面改造。
 
  首先是进行技改,提升效率。投入700多万元用于技改,实现生产过程半自动化,1400吨豆瓣酱的翻晒,一个员工一天就可以完成。因技改设备节约了人力,目前临江寺豆瓣厂员工减至35名,工资提升了30%左右。
 
  增加产品种类也是重要改变。金钩豆瓣、火腿豆瓣、鸡丝豆瓣、蒜蓉豆瓣……临江寺豆瓣推出11款佐餐类豆瓣酱,迎合不同消费群体,特别是年轻消费者的需求。
 
  打通销售渠道方面,公司正在与海底捞谈合作,为其提供原材料。
 
  “临江寺豆瓣有三绝,一是生料种曲,依古规必须400天出厂;二是生产区晒场从不见苍蝇踪影,个中缘由至今未解;三是神奇的千年古井水用作生产,豆瓣酱入口化渣,如果改用自来水,就中有硬芯。”5月16日,四川全球通国际旅行社的导游给游客们讲解。喝几口千年古井水,看一看老厂的风貌,听一听百年“老字号”的故事,再买几罐豆瓣酱回家,已是这条工业旅游线路的标配。
 
  尽管做了诸多尝试,但要让临江寺豆瓣重现当年辉煌,必须摆脱沉重的债务。黎昌蓉透露,临江寺豆瓣厂将于近期进入重组程序,理清债权债务关系之后,轻装上阵。
 
  对于让临江寺品牌焕发青春,四川创新味业有限公司已有一些初步谋划。“计划老厂保留传统工艺,同时扩大产能建现代化的新工厂,新工厂将进园区。”黎昌蓉说,临江寺豆瓣厂离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只有10多分钟车程。他们还计划依托临江寺古镇和百年豆瓣厂,开发文旅项目,打造旅游小镇。
 
  “相信再过几年,临江寺豆瓣一定能重获新生。”送别记者时,翁联刚坚定地说。(记者 李欣忆 文/图)

‖ 推荐专题

微信扫码
网页右上角按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