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成都全面启动中小学课后服务 各方反响如何?


  成都全面启动中小学课后服务,各方反响如何?记者展开调查——

  学生

  课后服务时可以做作业,不懂可以问老师,有小伙伴一起,回家只有爷爷奶奶,没人陪我,我喜欢学校!

  家长

  学校这个课后服务安排好,不仅解决了上班族无法接孩子的问题,更对亲子关系有很大帮助。

  教师

  这是一项政府的惠民工程,教师应该支持学校的工作。建议可以引进多元的课后服务,保证老师的专业发展。

  教育局

  下一步,要不断丰富课后服务供给方式,利用有效时间和空间,提高全市中小学生体质健康水平,提升人文、艺术和科学素养,将课后服务做好、做实、做亮。

  今年1月,省教育厅出台《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从春季学期起,中小学开始提供课后服务。

  4月28日起,成都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陆续开始推行“课后服务”。记者从成都市教育局了解到,截至目前,全市所有区(市)县均已开展以学校为主体的课后服务。

  学校课后服务推行如何?家长和教师反映如何?记者对部分学校进行了调查。

  一问 家长和孩子们满意吗?

  5月5日下午3点半,成都行知小学进入课后服务时间,从下午3点半到5点半,全校有三分之二的学生参加。除了六年级是合班外,其他年级都是本班托管,由本班老师组织。

  参加课后服务的学生一般是先做作业,做完作业可以自由阅读,参加体育活动,中间学校还会安排健脑操、眼保健操等。四年级的墨轩小朋友说:“课后服务时可以做作业,不懂可以问老师,有小伙伴一起,回家只有爷爷奶奶,没人陪我,我喜欢学校!”

  下午5点半前后,学校陆续分年级放学,家长有序地在校门口接孩子。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家长,他们都表示学校这个课后服务安排好,不仅解决了上班族无法接孩子的问题,更对亲子关系有很大帮助,“老师在学校守着娃娃做完了作业,我晚上也不用再辅导,都不咋个吼娃娃了。”

  “其实,4月28日开始推行的时候,不少家长还在观望。”行知小学校长杨琪告诉记者,现在,陆续又有不少家长报名。

  早在春季学期开始,行知小学就开始准备课后服务实施方案。一方面,与家委会及时沟通,了解家长需求,希望什么老师参与,对于多少价格可以接受等。第一天课后服务结束后,及时推出微信,反馈第一天课后服务情况,让家长放心。另一方面,学校多次召开教师会,征求教师意见,回应教师诉求,让教师安心工作。

  据记者调查,成都市东城根街小学、草堂小学西区小学等学校,报名参加了课后服务的学生大概占到了全校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低年级的学生家长对课后服务的需求更大。

  双眼井小学家长陈女士介绍,由于开学之初就已经给孩子报名了校外培训机构,因此现在处于“观望状态”。多位校长预估,下学期开学之后,报名课后服务的学生会增加。

  二问 会不会变相补课?

  2月14日,《成都市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实施意见》出台。随即,各区(市)县按照全市统一部署,积极开展调研,多方征求意见,并结合区域实际,制定了实施方案。

  按照成都市的规定,目前成都高新区、锦江区、青羊区、金牛区、武侯区、成华区的学校开展课后服务,每月每生收费不能超过200元。记者调查了解的学校,收费均是198元,多数家长表示“合理,不贵,可以接受”。

  对于符合政策减免的贫困生、低保家庭学生、残疾儿童,行知小学主动告知家长,学生可免费参加,目前有8人全部减免费用。

  按政策规定,由老师自愿选择是否提供课后服务。根据东城根街小学的统计,全校有超过三分之二的老师报名参加。校长赖晗梅说:“很多老师都表示,这是一项政府的惠民工程,教师应该支持学校的工作。”

  曾有家长担心,课后服务会不会增加学生负担,或者不参加课后服务是不是就“吃亏了”。对此成都市教育局早就明确要求,“严禁单位、学校、个人借机组织开展学科性集中教学,严禁以辅差培优等名义组织或变相组织集体补课,严禁在课后服务期间上新课。”

  记者调查的学校,这一点都执行到位。课后服务期间,学校均安排学生完成当天的课后作业,如果学生遇到不懂的知识点,而恰巧由本科科任老师监管,则老师可以提供个别辅导,但是不会进行集体性辅导。学生作业完成之后,老师会根据情况播放15分钟的动画片,组织学生下棋、阅读等。

  不少学校还反映,在校作业有助于减负落到实处——老师可以现场监控学生作业情况,如果作业量大了就会及时反馈调整。

  三问 教师参与服务,专业发展时间如何保障?

  按照规定,课后服务的放学时间可以延时到下午6点。记者调查的学校一般都是下午5点半左右。虽然方便了家长,但对于参与课后服务的老师而言,无疑是增加了工作量,延长了工作时间。

  “原来放学后,老师可以集体备课、教研,但是现在这些时间都变得零碎了。”让赖晗梅担忧的是,由于提供课后服务,老师的专业发展,专业成长的时间被拆散。目前,该学校采用的方式是,尽量集中安排某一学科科任老师监管学生的时间,其余不值守的时间则用来进行业务探讨。

  采访中,多所学校的校长都提到,教好书,是作为老师最根本的任务。不能因为课后服务而影响了老师的专业发展。

  对此,成都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要求各区(市)县教育行政部门加强指导监管,“要集思广益,多听取群众意见建议,探索出兼顾学校、教师、学生和家长等多方面需求的最佳方案。”

  参与了课后服务的成都市武侯区棕北小学数学老师简艳说,这项惠民工程是学校和老师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不过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的确存在一些困难。

  简艳每周有两到三次两小时的课后服务,而原来这段时间是她用来批改作业、备课、看专业书籍和个别辅差的。现在,她只好挤占周末节假日和晚上的时间来完成上述工作。简艳建议,可以引进多元的课后服务,保证老师的专业发展。

  四川省政协委员、电子科大教授周涛也提议,课后服务的提供者可以多元化,教师、家长、第三方机构等都可参与其中。下一步,尽量将教师从“监督学生完成作业”这种简单工作中解脱出来,把更多时间用于专业发展上。

  四问 除基础托管外,能否再设“增值服务”?

  冯女士在让孩子参加课后服务两天后,还是决定早点接回家。“孩子作业完成就一个课时,剩下那个课时就自习或者看书,感觉时间浪费了。”按照冯女士此前的安排,娃娃回家后有不少校外“作业”——做培训机构布置的作业,练琴,游泳等。

  记者调查的学校,提供课后服务主要还是以托管为主,老师主要是监督学生完成作业,能够提供增值服务的还很少,这也是部分家长不参加课后服务的原因。

  对此,成都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工作首要是把课后服务全面推开,让学校都动起来。“下一步,我们要不断丰富课后服务供给方式,利用有效时间和空间,提高全市中小学生体质健康水平,提升人文、艺术和科学素养,建立健全收费管理制度,将课后服务做好、做实、做亮,增强人民群众的教育获得感。”

  有专家认为,推进课后服务工作要坚持因地制宜、因校而异的原则,每个地区结合各自经济条件决定成本分担机制,每个学校应该要发挥自己的主体地位,结合自己学校的实际设计相关的托管内容。

  外地已经有了很好的尝试。在最早实行弹性离校的南京市,今春有118所中小学试点“课后服务2.0”,根据学校实际情况和现有资源,引进科技、体育资源进校园项目和本校教师资源为主,广泛开展德育、体育、艺术、科技、劳动、健康教育等方面的社团、兴趣小组和专题教育等课后活动。

  成都一些学校也在探索。成华小学基于不同家庭和学生的具体需求,学校在“基础服务课程”(以督促学生完成书面作业为主)之外,设置“增值服务课程”,在两校区不同年级分别开设艺体科技项目,如:足球、篮球、羽毛球、小主持、合唱、管乐、民乐、小实验……部分项目分设AB梯队,以适应不同年龄段学生的实际水平。(记者 江芸涵 李寰)

新闻资讯

更多

权威发布

更多

焦点访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