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028-85056429

投稿邮箱: 1365627905@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 行业曝光 > 列表

一颗保健胶囊含8片处方药含量,这样的保健品你敢吃吗?

时间:2019-07-08 10:00:58   |   来源:央视新闻   |  编辑:孙林馨

糖尿病是常见慢性病之一,现代医学还无法治愈糖尿病,因此糖尿病患者不得不终身服药,如果有一种食品能代替药物,相信这会成为许多糖尿病患者的首选。不久前,浙江台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现,当地一家网店上这种食品出现了,只不过这些食品并没有给患者带来福音。
 

4.jpg


  浙江台州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网络市场监测中心工作人员在进行日常的网络排查时,发现辖区内的一家网店正在销售的保健食品中高频次的出现具有降血糖治疗效果的宣传,这进一步引起了市场稽查人员的注意。

  
浙江省台州市市场监管局稽查支队队长应建德:比如说我吃了这个东西,嘴巴干,口渴,比如说脸上潮红,晚上睡不着觉,那么我们就对这些食品类的一些消费者的反馈可能就多长个心眼儿,就去排摸一下,看这个是不是有问题。

  
于是,稽查人员以消费者的名义从这家网店购买了店内正在销售的所有可疑商品,通过外观可以看到,像这款标称由中国中医药科学院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联合监制的仁和胰宝胶囊,不但标明了可以清除药毒、修复胰岛还能够滋养胰腺和心脑肝肾;而这款在网店中售价最高的标称为胰岛素二代的产品,更是宣称拥有美国技术支持、由美国军方医学院糖尿病研究中心监制,是一款仅供中国大陆销售的产品。除此之外,这些商品的包装盒上还都印有国食健字保健食品的批准编号,也就是消费者熟知的“蓝帽子”,经稽查人员查证,这些批准文号都是虚假的,包装盒上的厂名厂址也都无法对应。为了进一步分析查证,稽查人员将这批商品送往专业检测机构进行进一步的检测分析。

  
浙江省台州市药品检验研究院副主任张文斌:我们查看样品的包装盒以及说明书,像这个药上面显示的是治疗糖尿病,所以我们就初步判断它可能含有降糖药成分。

  
沿着这个思路,检测人员制定了具体的检测方案,专门针对11种对应糖尿病症的药品进行了逐一筛查。

  
张文斌:此次实验,一共检了19个样品,像这些的话,都含有盐酸苯乙双胍。

  
在被检测的19个样品里,有14个样品被检出含有西药成分,其中8个样品中检出含有盐酸苯乙双胍的化学成分,另外6个样品中还同时检出含有格列苯脲和盐酸二甲双胍两种化学成分。

  
据了解,盐酸苯乙双胍和格列本脲都是抑制中度二型糖尿病、有一定分泌胰岛素功能的处方药,根据我国《食品安全法》的明确规定,保健食品作为食品,不得添加药品;同时,保健食品的标签说明中也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的表述。这些宣称具有降血糖功效的保健食品不但被检出含有西药成分,而且还使用虚假的“国食健字”保健食品编号,是典型的假冒保健食品,因此其生产经营者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

  
经过对网店经营者章良波的问询,他提供了供货人居住在河南省的线索,稽查人员立即会同当地公安部门成立了专案组,在河南省巩义市控制了供货商周鹏卫。

  
浙江省台州市市场监管局路桥稽查队副队长田拥民: 当时在犯罪嫌疑人的仓库查获的物品与黄岩、张某波查获的物品从外观上、从名称上都是相同的,数量远远多于黄岩、张某波所经销的数量,大概有二三十箱。

  
据供货商周鹏卫交代,他并不知道给自己供货的上家的身份,双方都是通过微信进行联系发货,就连货款转账也是通过微信,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累计在这个上家手里进了五个品种、四十多万元的货品。周鹏卫:之前也是做网络这一块的,平时就爱逛淘宝店,搜一下保健品,然后里面它的每个月的销售量非常高,就自己在百度上面把那个名字打出来,自己进货。

  
经过持续不断的监控,浙江台州市监局的电子数据取证鉴定中心监测到这个上家的登陆地是在河南郑州。

  
浙江省台州市市场监管局路桥稽查队副队长杨慧荣:我们就连夜赶到了郑州,在当地公安部门的支持下,掌握了这个微信连接的wifi地址和wifi地址登记人姓名,登记人叫杨某林。他有个哥哥叫杨建东,嫂子叫孙小贺,并且还查到了孙小贺以前有过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的前科。

  
经过调查,杨建东夫妻开设有一家快递公司,但奇怪的是快递公司却几乎没有什么生意,一天也发不了几个包裹。

  
通过倒查在周鹏卫那里收缴来的几十箱货物的快递单,办案人员锁定了一个叫朱想娜的发货人,最终确定货物就是从朱想娜家车库的地下储藏间发出的。

  
办案人员联合当地公安部门采取收网行动, 确认朱想娜就是周鹏卫销售渠道的上家,是个面向全国的批发商。她主要是通过微信群进行销售,每个月的走货量平均都在二三十万元左右。

  
杨慧荣:朱想娜到案以后,她主动交代出了她和上线货物从郑州中牟县的一个地方发出,另外,还掌握到一个线索,朱想娜的上线,第二天他还会向朱想娜进行发货。

  
通过送货车司机提供的线索,办案人员在河南省中牟县将生产有毒有害假冒保健食品的货主刘伟抓捕归案。在他的生产加工场所,可以看到这里存放着大量已包装完成的胶囊板片、半成品原料粉末,现场收缴了已经生产但尚未销售的保健食品胶囊大约70万粒。他发给朱想娜和杨建东等人的货品共计200多万粒,累计销售金额大约二十万元。据他交代,胶囊生产中最主要的原料西药粉末是安徽亳州一个叫张兴林的人委托给他的。办案人员对张兴林进行了基本的信息摸排,发现此人曾有制售假药的案底, 目前属于刑满释放。

  
浙江省台州市市场监管局路桥稽查队副队长任耀:经过观察发现此人非常狡猾,他出入的地方没有太大的规律,在两周的调查跟踪中,发现他只有五个地方有活动轨迹。

  
张兴林经常出入的五个地方分别是:实际住所、户籍所在地、一个在偏僻郊区的农家院、托运站和一家中药生产厂。他偶尔去中药生产厂买些装在黄色蛇皮袋里的中药粉末,还会不定期的到托运站去寄送,从托运单上看,他寄送的货物标明的是鱼食。

  
任耀:趁着快递人员不注意,我们在木桶里面抓了一把白色粉末,根据比对,和刘伟那里缴获的西药的形状是一致的。

  
办案人员在货运站将正在托运药品粉末的张兴林抓获。在办案人员带领张兴林指认涉案现场的仓库里可以看到,成箱的西药格列本脲片还没有拆封,从中药厂送来装着中药粉末的蛇皮袋堆放在屋角,另外还有很多装有白色粉末的圆桶。

  
任耀:他租用的一个民房,雇了一些老年人,从瓶子里面把西药倒出来,收集在一起。 另外一个地方,是他家的老宅,他里面有加工设备,把西药磨成粉。

  
在拆包加工点,拆完倒空西药的瓶子满地都是,就这样堆放在房屋的一角, 经稽查人员清点,在张兴林的加工点收缴的西药空瓶有多达32万个。

  
进入另一个加工点,眼前的肮脏场面让人根本无法想象这竟然是加工保健食品原料的场所,一袋袋连张兴林自己都分不清成分的各种颗粒细粉堆得满地都是,收集到一起的西药颗粒,就在这样的机器上被打成药粉,然后再用这样的工具将药粉和各种其他的粉末随意配比后进行粗略的搅拌,就可以装桶,成为卖给下家的成品药粉了,而那一袋袋装在蛇皮袋中的黄色粉末是他在中药厂批发来的药渣碎屑,其目的只为让胶囊中可以散发出一些中药的味道。

  
张兴林:他们要多少,我给他多少 。你像他们当时说做八万粒,我就是拿这个药片的八万粒给他打够这个重量就行了。

  
张兴林交代,他销售的西药粉是以每公斤80元的价格卖给刘伟的,一年多的时间,他卖给刘伟的药粉和原料销售金额共计二十多万元。

  
在张兴林的仓库里办案人员收缴了25箱还没有拆封的格列本脲片,经过对这些药品批号的检索,并且通过与厂家核实,确定都是正规药厂生产的正品西药。根据这一线索,办案人员在安徽省太和县抓获了不具有药品经营资格的供货商李盼盼。至此,这一覆盖全国的制售有毒有害假冒保健食品案彻底告破。

  
保健食品也还是食品,不是药品,也不可能替代药品。稽查人员指出,一旦感觉到保健食品有药品一样的显著疗效,那么就应高度警惕。

  
据朱想娜交代,他们的产品之所以销量这么大,就是因为服用者在开始一段时间降血糖的效果非常明显,因而这些购买者多数都会再回购,等到食用者身体出现各种各样身体不适反应的时候,他们已经改卖其他药品了 。

  
格列本脲是一种专门抑制中度二型糖尿病的化学药品,每瓶里面有一百片这样的小药粒,每粒只有2.5毫克,服用说明书中写明,正常的病人一天只能服用一片,如果是轻微病症者,每天只能服用半片。稽查人员介绍说,食用者所面临最大的风险就在于这些保健食品中所添加药量的不均匀,有可能导致食用者轻者患上高乳酸血症或乳酸性酸中毒,重者出现肝肾代谢机能障碍,甚至猝死。

  
应建德:一板胶囊里面,这一颗的含量是非常高的含量,另外一颗可能就是基本上没有。我记得有一个案件,一颗降糖类的类似的保健食品里面,含有相当于8片的格列本脲成分四片,再加上四片的苯乙双胍成分,相当于一颗里面就是12颗的药品成分。如果有个人对这种药品敏感的话,对他的身体来说这可能是致命的。

  
稽查人员还介绍说,这样的保健食品几乎没有持续的品牌经营,基本上都是一个品名和包装一次印刷几百盒或一两千盒,用完了再换其他品名和包装,甚至连生产地址、“国食健字”的编号都是随意印刷上去的。

  
应建德:它添加的西药是格列本脲也好,盐酸苯乙双胍也好。我们从药店里也可以买到,很便宜。 对于造假的人来说,他的成本最大的是包装、印刷这一块,加起来一盒可能还是只有几毛钱,不会超过一块钱。那么在市场上去销售,由于层层的一些加码关系,有可能一盒卖到几十块,甚至是一百多块钱,所以说这个利润是非常可观的。

  
记者随机找了一家药店,在处方药区的柜台上找到了格列本脲片,一瓶内容量为100片的包装,零售价为2.5元。

  
张兴林是按照批发价成箱的从李盼盼处购得的格列本脲片,可追溯的药品费用已达30多万元,张兴林以80元一公斤的价格把西药粉末卖给了生产商刘伟,刘伟将西药原料经过混合搅拌、灌装成胶囊,装在各种品牌的包装盒里制成降血糖类保健食品,以12.5元的价格卖给朱想娜、杨建东等人,他们在微信群里以30-35元的价格批发给包括周鹏卫在内的代理商,周鹏卫这样的代理商再以45-50元的价格卖给了像章良波这样的经销商,等到这些非法添加了西药成分的有毒有害保健食品到达消费者手中的时候,每盒的价格已经加码到125元了。

  
为了逃避监管,这些制售有毒有害假冒保健食品的人会借助日渐发达的网络,降低各环节的关联度,同时利用虚拟身份完成交易和钱款转账,这些都给案件办理增加了极大的难度。为此,市场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制定了案件侦办行刑衔接制度,对每一个小线索追根溯源,一查到底。

  
浙江省台州市市场监管局副局长许取龙:行刑协作机制是我们市场部门行政处罚与司法部门刑事处罚有机衔接,当市场部门在发现案件侦查调查过程中,违法行为构上刑事犯罪的,我们向公安部门移送,公安部门立案侦查追究刑事责任,达到对违法犯罪分子严厉的惩治。

  
这起特大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降糖类保健食品案,最终抓获犯罪嫌疑人13人,他们通过淘宝店铺、微商营销逐级发展销售代理,累计制售有毒有害假冒保健食品4千多万盒。通过这次打击行动,市场监管部门共捣毁生产、销售、储存窝点十处,查获假冒保健食品十万多盒,案值16亿元。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特殊食品司稽查专员张晋京:保健食品的虚假、夸大宣传,一直是社会的顽疾,国务院食品安全办公室组织牵头,会同九个部门开展了为期一年半的保健食品的欺诈和虚假宣传的专项整治。据了解,专项整治行动中,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共查处了5.8万件的违法违规案件,货值33.2亿元。

  
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正在牵头13个部门开展整治保健市场乱像的百日行动,这个行动目前正在进行中。

焦点频道
进入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