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资讯 > 正文


一家夫妻串串店凭啥让“成都味道”在美国纽约火了?

来源:四川在线    时间:2019-07-04 15:27:27    编辑:刘映红



       侯宇翔

       7月1日,成都知名的串串店老板侯宇翔、李珮雯收到一份来自美国纽约的喜讯——

       自5月1日纽约法拉盛区冒椒火辣串串店开业伊始,即出现了和成都奎星楼街头一样的候吃长队。食客从在美成都人扩大到在美四川人、西南诸省,再扩大到纽约的华人圈,美食风潮逐级扩大。两个月中,每晚65个餐位满位,还有几十号人在排队。

       “我们的想法,分店要么只在成都开,要么就开到国外。国内的食客想吃冒椒火辣,就只能到成都来,因为这是成都人的本土饮食,在成都吃才有成都味道,才能体会得到成都文化。在国外开,主要是为成都饮食打下广告,勾住海外四川人的乡愁。”老板娘李珮雯是位80后,话语间充满了成都妹子的风趣可爱。


李珮雯

       每天营业6个半小时,每天从全国各地来的食客三四百人,候座的小桌摆出几十米,冒椒火辣营造着奎星楼的网红气质——也是属于成都的烟火气。

       成都最火的串串,很少人知道冒椒火辣的创办,居然起于一个7年前的爱情承诺。这个浪漫的串串店,不仅有成都串串界首家海外店在内的4家分店,还将再创成都串串新时尚——录制英语推广视频,李珮雯再现英语老师本色,向海外推介成都串串香。

       带火一条街,生意好到爆

       7月1日晚,从下午4:30时起,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食客就开始了在冒椒火辣门口排队。晚20:36,门额上的LED屏显示:等位桌数20桌。

       冒椒火辣门店 排队食客

       “今晚排到200多号,到打烊差不多有将近400人吃串串”,冒椒火辣主管胡云强一边不停地招呼频频上门的食客去排号机,一边忙碌地安排着候客入座。

       采访等待中的、享用中的食客们,他们来自陕西、广东、重庆、辽宁、湖北……不过20位受访者,就有16个省(市、区),“全国大团结呀!”。胡云强说,大约65%客人都是外地的,“可能是因为挨宽窄巷子近吧”。他说,最火爆的时候是国庆,每天接待客人上千人,半边街都是等待的客人,最长的队排3个多小时。

       然而,在侯宇翔、李珮雯看来,这只是“成都本土饮食影响力外扩”的结果,因为他们一直在坚守这股“成都味”。

       “从2011年开第一家串串店开始,我们都一直坚持用这种小方桌、短板凳,好多人吐槽说坐起太矮了,不舒服。我们不改,包括纽约的分店也是这个调调,因为成都人喜欢坐街边,坐着矮板凳、摆到龙门阵,喝点小啤酒、吃着小串串,那种平和、安逸,与一切外在的东西无关,是成都人的小日子。”李珮雯说,6年前冒椒火辣落在“成都老街”奎星楼起,他们就一直在做成都串串。

       “我觉得冒椒火辣红了6年,一定是先被本地人认可,后来才又被外地人认可的。”侯宇翔曾经是成都市饮食公司的一名厨师,学的、做的都是川菜,骨子里有对成都风味的尊重和捍卫。

       2011年,侯宇翔与人合伙,在成都银沙街开了第一家串串店“毛线签签”,许多今天冒椒火辣的爆款菜,如兔头、鹌鹑蛋等就是那个时候确定的。后来,因为一些阻碍,他们决定再创品牌,“冒椒火辣就是老侯取的名字,自己设计的logo和装修风格。”曾经在成都大学学习一年广告设计,侯宇翔的品牌理念得到了妻子的支持。

       2013年,当夫妇二人找到奎星楼街时,这条身处少城的老街,住着老成都人,开着许多小茶馆,是一条气质普通的老街。

       打入老成都人的窝子,先是说服他们的胃,再和他们和睦相处。

       从原材料做起,侯宇翔绝不用冷冻食材,锅料自己炒,辣酱自己配,每天没吃完的汤料,都当日处理掉,绝不再用。

       这样的诚意出品,让冒椒火辣赢得了小巷认同。“我记得有家人,天天来吃,都快把这儿当食堂了”,李珮雯为这些点滴进步高兴。

       如今的奎星楼,两端有明堂青年创意中心,中间是栉此鳞比的美食店,家家招牌靓丽、风味突出,是一条令人注目的网红街。“冒椒火辣在这儿最早开,后来又有明堂,带动了这条街的兴旺”,少城街办四道街社区干部如是小结。

       为了爱开店,为了爱蜕变

       “我长大以后要嫁给开串串的”,这句话,是萌童时期的李珮雯对妈妈说的,因为她太好吃,经常流连在串串摊前,妈妈教育她时,她情急之下的“怼”。

       结果,她神奇地预言了自己的未来。

       “我们两个是相亲认识的。后来,在交往过程中,有一天去吃串串,我说这个味道可以,老侯笑了:‘安,这个味道你都觉得可以啊?二天看我给你开个串串,才晓得啥子叫好吃。’我当时以为他在开玩笑,就没往心里去。”典型的成都妹儿李珮雯,喜欢吃、嘴巴嚼、性格好耍,当时在成都一家英语培训机构做老师,还小有名气。而侯宇翔也在一家医药公司做销售。

       没想到没过多久,侯宇翔真的行动起来。“第一次开毛线签签失利,我们两个都不服气,决心一定要再做火一家店。”冒椒火辣开起后,侯宇翔每天研发菜品,李珮雯下班后就脱下高跟换上平底鞋,换了西装穿休闲服,夫妻开店忙到深夜。从白领到万能小二,李珮雯为爱蜕变。

       冒椒火辣一天火过一天,2015年,本想固守奎星楼,侯宇翔夫妇却被一位记者的评语点醒,“如果你们不走出这里,只能算是一家生意还不错的店,而不能叫做是一个品牌。”好强的性格,让侯宇翔、李珮雯又行动起来。

       当第二家店在玉林开起时,他们做了一个串串界绝无仅有的促销活动——在大麦网秒抢100张新店餐券,免费品尝冒椒火辣。

       当时场景还令他们难忘。象看演唱会一样,人们排着队,在“回”字形隔离带里一步步向前,手里举着和演出一样的门票,等待扫码验证后进入冒椒火辣。

      “太会玩了!”当他们的分店开到纽约的第三天,在当地负责人的强烈要求下,夫妇二人专门飞到美国,亮相验身,让在美的成都人相信,这家店的老板真的是他们吃过的奎星楼冒椒火辣的老板。

      “我特别佩服老候的定力,对钱说NO的定力”,李珮雯回想,几年中有不少人找上门来说想合作,有明星——大小都有,演技派、流量派都有;有资本——大小都有,加盟派、上市派都有,他们统统拒绝了,“冒椒火辣就象我们自己的儿,不可能抱给别个。”2016年,他们双双辞职原公司,专心专意做冒椒火辣。

       一个生于1975年,一个生于1984年,相差9岁,侯、李夫妇却异常情投意合。老侯外表很man,心却很细,样样都有所讲究;佩雯小资,江湖人称“菲妹”,因为她的英文名叫菲比,但性格直爽外放,象个小孩。

      “我叫他‘爸爸’。今年父亲节又是老侯的生日,我发了条朋友圈说‘爸爸快乐’,结果有食客说‘你爸爸那么年轻啊?’我笑安逸了。”做事认真,生活好耍,所以两人一直没要小孩,要把二人世界继续下去。

       从根上理解,成都人的生活

       什么是成都人的生活?作为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开着成都风格的串串香,侯宇翔夫妇有着很深的理解。

       串串的起源是火锅,是火锅传入成都后,成都人的“再创造”——这种理解,基于成都人吃东西的特殊心理:总想用尽量少的代价,品尝尽量多的味道,就象物其尽用一样,日子过得很细。

      “你象吃个小面,成都人一两一两地要,吃个三两面,就有三种口味,这在其他地方是很少的”,比之串串,李珮雯说,成都人会觉得火锅的东西一上一大盘,人少了就吃不到两样,好吃的成都人就会想到把它剪成一小份,串在一起,花不多的钱就能吃上很多种。所以,当串串香一发明出来,就很快在成都大衔小巷生根开花,风靡一时。为了赢得奎星楼街居民的理解,侯李二人逢年过节还常去拜访邻居,聊天拉家常,拉近了心理距离,也得到了邻居们的认可和支持,“成都人真的很包容”。

      “尚滋味,好辛香,会生活”,美食作家向东点评冒椒火辣的走红:“它完全符合成都人过日子的理念,好吃、会吃。”在冒椒火辣的菜单上,让成都人会心一笑的菜名比比皆是:数签签、啃兔脑壳、牙尖口口脆、飞刀豆瓣碟……

       还开不开海外分店?第二家分店会落在哪儿?夫妇俩还在考察中,他们已经决定,要拍一个英语推广视频,介绍成都本土的成都串串,李珮雯的英语老师功底,将在视频中展现,“大约在7月底开始吧!”(记者 张红霞)

‖ 推荐专题

微信扫码
网页右上角按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