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 正文


专访无人区失联小伙: 离队 “主要是性格不合,玩不到一起”

来源:成都商报    时间:2019-05-10 09:35:33    编辑:刘映红




 冯浩和林夕到安多县森林公安局交罚款
 



 
  安多县自然资源局,安多县森林公安局也在这里面

  认识到错误
 
   无人区经不起穿越、污染和破坏
 
   5月8日,28岁的冯浩身穿橘色羽绒服,头戴线帽,走出安多县森林公安局,结束了因非法穿越无人区带来的纷扰生活。他黝黑的面庞,透出疲惫,从3月5日与女友林夕、队友李志森结队穿越羌塘无人区以来,问题就开始不断涌来。
 
   穿越第10天,因为觉得跟团队一起不自由,他自己选择离开;穿越接近一半,他在冰面骑车,摔伤了腿一天只能前进2公里;穿越最后7天,食物完全没了,他不得不扔掉除保命外的所有东西,吃草根果腹;等到好不容易走出来,他却发现多个搜救力量在搜救自己,自己成为了新闻人物;最后,在与安多县森林公安局沟通两天后,交上5000元的罚款,事情才算尘埃落定。
 
   当所有事情尘埃落定,冯浩与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一家饭店见面。无人区里带来的饥饿感似乎还没有散去,他吃了5个卤蛋,四碗米饭,将所有的菜一扫而空。他一边吃饭,一边回忆此次羌塘无人区穿越之旅。他说,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对罚款金额也认可。“我穿越出来才意识到,羌塘自然保护区是一块净土,经不起大家的穿越、污染和破坏。”
 
   刚进无人区充满新鲜感 最后成机械地走路 每天充满煎熬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穿越无人区的?
 
   冯浩:我本来想去年冬天去的,但是后来因为存放在山里的装备被巡逻队员发现,没成功。这次刚好遇到林夕和李志森就准备一起去。其实,我的装备和食物好多都是第一次留下的。我们选择的路线也是一条成熟路线,即北北线。所以准备的时间也不是很长。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刚进无人区是一种什么感觉?
 
   冯浩:一开始就遇到极端天气,零下40多度,当时穿的衣服,加上脂肪,一点都不冷,但走到一半,脂肪消耗了很多,吃得也少,白天20多度。晚上风大,帐篷被吹得咕咕叫,经常都睡不好觉。其实,刚进去充满新鲜感,我都是一路走,一路看风景和野生动物,享受大自然。但是没过几天新鲜感就过了,我开始听一些音乐和有声书,打发时间。走到最后就成了机械地走路运动,每天充满煎熬。
 
   我之前三天两头都看到狼,有的跟着你走,有的围着你转两圈,有的用头在地上蹭。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前面一头狼,后面一群狼跟着,我以为要攻击我,很紧张,停着不动,手里握着冰镐与它们对峙。最后它们转两圈,走了。那些狼应该没见过人,一般不攻击人,之前会害怕,后面就习惯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你每天怎么安排时间,饮水问题如何解决?
 
   冯浩:里面没有什么时间概念,主要看太阳,天亮了起来,天黑之前上床。饮水的话,有雪的时候我尽量找雪,没雪的情况找淡水湖,天气转暖有液态水之后,就用过滤器把泥浆过滤掉,实在没有就只能喝轻度盐碱水。
 
   饿了就吃草根 摔伤腿后 一度走路都困难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冯浩:行程到一半时,我在冰面上骑车,突然轮胎陷进一条裂缝,我从自行车上摔出去七八米,摔得昏天黑地,起来后,发现膝盖附近的韧带拉伤了,肿得严重。我用绑带进行简单包扎,发现脚不能弯曲,脱鞋,进帐篷,走路都困难,甚至要站着大便。
 
   腿伤的那两周,我基本是瘸着腿,推着自行车,一步一步地挪,正常情况一天能走30公里,扭伤后,一天走两公里。那时候心里很着急,但是摔伤的位置刚好在行程中间,往后退和往前是一样,最后还是选择坚持往前走,因为顺风的概率大。后来随着腿慢慢好起来,行程也一天天增加。这次穿越我用了62天,如果不摔伤腿,估计只用50多天。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走出来之前扔掉了除保命外的所有东西?
 
   冯浩:我走到后面,时间比较晚,冰雪消融了,路变得非常泥泞,那时候离最近的牧民点还有300多公里,车推着太累了,就直接弃车,徒步了。这是我做得特别不好的地方,污染了环境,但是为了保命没办法。
 
   一开始能带的我都带着,因为我知道300公里外有牧民点,我觉得走到那里就有希望。结果还没走到牧民点食物就吃完了,忍着饿走到那里,又发现冰雪消融,牧民全撤了。那天特别崩溃,想着完蛋了。扎完营,我就一直研究地图,确定大约还有七八十公里走出去,我绝望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就理性起来,觉得自己可以出去。
 
   当天晚上,我整理背包,把除保命用的东西全扔掉,比如无人机、相机等。那时候已经5天没东西吃了,如果背着可有可无的东西,我可能走不出去。本来餐巾纸还有20包,我留了两三包,备用的裤子,衣服等我全扔了,就内裤留了一两条,然后袜子、换洗的衣服还带了一套,我怕掉在水里,没衣服换。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那你吃什么?
 
   冯浩:吃草根,因为实在没有能吃的东西了,我甚至把随身带的能吃的药品都吃了。后来想着青菜能吃,草根也一样,我还带着锅。我就把草根收集起来用锅煮,草根味道不行,特别苦,我都是实在饿得受不了再吃。
 
   之前,食物方面,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失控。有一天曾吃了两公斤食物,坐在帐篷里面,一个上午不停地吃,一边吃一边后悔,后悔完又接着吃。经历那段失控后,食物就一下减少了很多,这才会导致最后7天没有任何东西可吃。但我觉得也蛮好的,最后那几天让我感受到了食物的珍贵。
 
   走出无人区 见到第一个人, 心里挺平静的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走出无人区,见到第一个人是什么感受?
 
   冯浩:我觉得心里挺平静的,因为都到村口了,还有几公里看到有车过来了。那辆车往无人区里面开,开往一个工地,所以我又到工地待了一晚。到工地大家都挺诧异,觉得无人区怎么会走出一个人,看着我的样子,一个40多岁的工人还觉得他比我年轻。那天他们给了我很多吃的,方便面、火腿肠,吃到最后,吃吐了,差点把胃撑破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后来遇到营救你的车辆是怎么回事?
 
   冯浩:第二天坐他们的车从工地出来,刚好遇到了林夕、李志森和救援人员的警车。当时看到他们挺感动的,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后来他们说全国都在找我。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从无人区出来,对食物的看法有什么改变吗?
 
   冯浩:当时想出来以后要当一个厨师,不仅要知道怎么吃,还得知道怎么做。在里面,每天有几百种食物在脑子里转,做梦都流口水,糖醋里脊、炸鸡排、汉堡、冰可乐……有一次实在受不了,我就在手机上写下所有我想吃的东西,想着出去一样一样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走出来时你是什么样子?
 
   冯浩:洗澡的时候都认不出是自己的身体了,从来没有这么瘦过,裤子都穿不上了,之前我有150多斤,现在估计就110多斤左右。之前两个月,没洗过头,没刷过牙,没刮过胡子,就是人最原始的状态。
 
   为什么一个人离开? “主要是性格不合, 玩不到一起”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此前网上大家比较关注你为什么自己一个人离开,到底是为什么呢?
 
   冯浩:主要是性格不合,玩不到一起。我很随性,不喜欢的就不一起玩,我也不是要靠别人才能走出去。很多时候我走得快的时候就等他们,他们走得快的时候就不等我,造成很多误解。我不想把事情复杂化,怎么开心怎么来。走了一段路,发现不是太合得来,还是自己一个人走最开心。其实我走之前跟他们是说清楚了的,最后不知道会造成这么大的误会。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后来李志森发微博称你私自离队,你是什么时候跟他们说要自己走的?
 
   冯浩:我绝对不是私自离队,我提前两天就跟他们说了,一直在提。我没有赞助,我不需要跟任何人负责。我一直说得很清楚我要一个人走,而且走之前我还从林夕那里拿走了身份证,还把包里的东西分了一下。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因为你和林夕还有一层关系,是男女朋友,所以大家会有很多猜测。
 
   冯浩:男女朋友吵架、分手也很正常。我当时就说得非常清楚,要分开走。不是大家所说的林夕和李志森住一个帐篷,我不爽。
 
   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无人区是净土, 经不起穿越、污染和破坏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你觉得是什么驱动力促使你去穿越羌塘无人区?甚至冒着生命危险?
 
  冯浩:其实我每次选择的线路都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从来没想着去冒生命危险。我穿越无人区的想法很单纯,我不把它当成一个挑战,去破什么纪录,对我来说就是在大城市待一段时间了,需要好好享受荒野,欣赏风景,我自己心平气和地去走走。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对于这次非法穿越无人区造成的重大影响,你有什么看法?
 
   冯浩:我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对罚款金额也认可。之前对搜救提出质疑是对无人区搜救难度的不了解,现在我非常感谢各方救援力量。其实,我穿越出来才意识到,羌塘自然保护区是一块净土,经不起大家的穿越、污染和破坏。(记者 潘俊文实习生 王婷婷)

‖ 推荐专题

微信扫码
网页右上角按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