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胜县司法局金光司法所所长赵忠:为困难群众撑雨中伞送雪中炭
时间:2019-09-17 10:38:34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刘婷婷

赵忠接受群众咨询。王林摄

  名片

  赵忠,广安市武胜县司法局金光司法所所长、武胜县人民调解委员会副主任、武胜县法律援助中心负责人。近年来,先后为100余起案件提供法律援助,为群众挽回损失1200余万元。今年6月,他被评为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

  身板笔挺,戴一副加厚镜片的眼镜,53岁的赵忠平时话不多。听他聊如何化解纠纷,处理矛盾,才发现赵忠很健谈。

  在赵忠的办公室墙上,贴着“忠于宪法 服务社会”8个大字。赵忠说,把这8个字刻在心间,就能守住初心,维护弱势群体的权益,彰显法律的公平与正义。

  百姓眼中的“赵好人”

  赵忠有3个绰号。同事叫他“赵得住”,很多棘手的矛盾在他手里都能化解;家人说他是只会“搬砖”的“赵砖家”;而像陈中格一样的老百姓,则称他为“赵好人”。

  陈中格今年68岁,没有固定职业和稳定收入,靠打零工维持生计。今年上半年,陈中格给他人装修房屋时,右手手腕筋被切割机割断两根,手掌已不能自如活动,但鉴定机构却认为不构成伤残。

  陈中格不懂法律,知道鉴定结果后傻眼了。绝望中,朋友让他去找“赵好人”。

  赵忠认真看了陈中格的伤情报告,并且比照相关法律条文,认为之前鉴定中有内容缺失,需要重新鉴定。陈中格请不起律师,只有靠无偿援助。赵忠很有信心,如果对方不同意重新鉴定,“那就走法律程序嘛。”

  赵忠还经常出面解决棘手的纠纷。

  4年前,刘平超的妻子在武胜某医院生二胎时大出血死亡。刘平超家人向医院提出赔偿,但医院认为处理妥当,没有责任。当时遇到了关键问题:刘平超不愿意做尸检。

  赵忠说,调解工作最考手艺和社会阅历。刘平超拒绝尸检给事情的解决带来了障碍,赵忠要想办法让他逐步平静。赵忠每天打半斤酒,去找刘平超,一起默默喝酒。直到第三天,两人终于聊了起来。刘平超给赵忠讲了自己中年丧妻的苦闷,表示不愿意让自己亡妻的尸体被破坏。

  赵忠对他说,你儿子已经没妈妈了,你这样下去如果出了事,连爸爸都没有了。“如果尸检后确定医院有责任,还能获得赔偿,也算孩子妈妈为孩子做了事,她肯定会同意的。”

  第八天,刘平超终于在尸检申请上签了字。经过检测最终确定,医院方确实有责任,赔偿了刘平超29.9万元。刘平超说,“老赵不仅帮我得到了赔偿,还帮我从最低落的时期走了出来,我很感激他。”

  医院方面也明白了问题所在,事后也加强了整改。

  把群众利益放心上

  30年的基层司法调解工作,赵忠最大的感受是时刻把群众的利益放在心上。

  1990年,刚工作了两年的赵忠调解了一起离婚案件,至今让他心怀遗憾。

  当时,一对夫妻因为日常口角,女方起诉离婚。赵忠作为女方的司法援助人员,在男方要求女方回家的时候被赵忠阻止。赵忠说:“当时照搬了法律条文,认为女方有权不回家。但是我没有考虑到他们之间矛盾并不大,没有家暴情节,没有利益纠纷,感情基础依然存在,如果当时劝女方回家,说不定他们就不会离婚了。”

  从1988年参加工作开始,赵忠一直从事司法工作,但他是高中毕业,后来又读了武胜县委党校的函授,法律专业知识还是有欠缺。

  赵忠一开始没有找对路,拿刑法看。后来,赵忠发现司法调解工作用到刑法并不多,就另辟蹊径,先从基层社会常用的法律学起,比如婚姻法、民法通则、继承法等。

  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摸索,不懂的地方再找老师请教,现在赵忠成了武胜的法律专家。不少群众遇到棘手的纠纷,都会选择让赵忠来维权。记者采访短短两个小时里,赵忠就接到3个电话,都是群众向他咨询法律方面的问题。赵忠说,有人向他咨询,他都会认真解答,符合条件的就提供法律援助。“如果不符合法律援助条件,还是会让他们去找律师。”

  做司法调解工作,事情来了就得做,赵忠为此觉得亏欠了家人。2013年一个晚上,一家人刚坐下吃饭,就有人想反悔调解协议,找赵忠吵架。赵忠的妻子气得直哭,赵忠沉着应对,请矛盾双方在自己家里一起吃饭,席间解决了矛盾。赵忠说,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不仅要有精深的法律功底,更要尽心竭力,把维护基层弱势群众的合法权益放在首位。(何浩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