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成都 > 正文 more>>

连锁餐厅外卖骑手李江凌:时间久了 母亲和男友也理解了

时间:2018-03-08 14:42:44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张林

女送餐员李青(左)和李江凌在打包

李江凌在送餐路上

女送餐员李青(左)和李江凌

李江凌取餐准备给客户送去

■天府早报记者 冯浕 李国东实习生 徐梦琦 摄影报道

今年20岁的李江凌是龙泉人,去年来到成都一家连锁餐厅成为一名外卖骑手,“家里人有些担心,觉得女孩子做这个工作即辛苦又危险,但我就是想锻炼自己。”和李江凌一起在该店做骑手的,还有她的同学兼闺蜜李青,“我们这家店有八九个骑手,就我们两个是女的。”

一天最多能送50多单的李江凌笑着说,她一个月有时只休息两天,“今年夏天我们两个还打算晚上下班后一起做点冰粉卖。”

忙碌

有时一天送50多单外卖

李江凌和李青是职高同学,“我们2016年从成都汽车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就一起在龙泉找了一家餐厅工作。”李江凌告诉天府早报记者,那时候每天早上9:30上班,晚上等店里的客人走完、收拾妥当就已经是深夜11点,而每月月薪微薄,“所以我们两个决定一起跳槽。”李江凌笑着说。

去年6月,她们在网上看到一家连锁餐厅招聘外卖骑手就报名了,“我们当时也担心干不下来,不过你看,现在我们做得挺好的。”李江凌说,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每天早上10:30到店里,先是打包餐品,做一些准备工作,到快11点就会有单子了,然后就会一直送餐,忙到下午2点过。”这个时候,两人就会一起吃饭,然后给电瓶车充满电,等到下午5点又开始忙着送单,一直到晚上8点过下班。李江凌介绍,她所工作的门店,一天大概会收到200份的外卖接单量,“我自己最多一天曾送过50多单。”

当一名骑手,累是必然的,“特别是夏天,中午太阳太大,忙完回到家躺上床那一刻好舒服哦!”李江凌说,她一般会戴帽子,“主要是我骑车好像比别人都快,一跑起来,帽子就要飞,所以只好在太阳下跑了。”

“虽然有些辛苦,但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时间自由,收入也比较满意。”李江凌告诉记者,店里有八九个骑手,如果自己想要休息一下可以和同事换班,最多一个月可以休息八九天,如果想增加收入就可以少休息多干活,她最忙的时候一个月只休息了两天。

专业

熟悉送餐5公里范围内的路

李江凌回忆,刚开始做骑手时,因为对周围的道路不熟悉,绕很久才能找到送餐的地方,顾客免不了会抱怨,自己只能尽力道歉获得谅解。李江凌直言,现在很多人都很理解骑手的工作,“都知道这个工作不容易,虽然有时候因为种种原因导致送餐迟到,或是出现撒汤等情况,但我从来没有被投诉过。”

李江凌提到,3月4日她就遇到过一个特殊情况,“有位30岁左右的女士点了一份鸡翅套饭,但当时店里食材不够了,配餐时耽误了一点时间,”于是李江凌给顾客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征得对方的同意后,她便趁着这个空档先去省医院城东区儿童急诊科送了一单。接着,李江凌赶紧又去送这位女士的套餐,“但当时导航不能确定具体的位置,我给她打电话,她只说在凯德广场对面,我只好骑着电瓶车围着商场转了好几圈。”

李江凌回忆,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顾客,“原来我还从她眼前开了过去,可能她正好没有看见。”两人碰头时,顾客很不高兴。“她说不知道路就别来送餐了,我赶紧给她道歉并解释,她也就理解我了。”李江凌告诉记者,做骑手一定要对餐厅送餐的范围也就是5公里范围内的路都很熟悉才行,自己正在努力,“那些有标志性的地方容易找到,但一些小街小巷找起来比较困难,所以一定要记路。”

真情

夏天有时会收到顾客的答谢饮料

外卖骑手中,女性是稀缺的,李江凌和李青都曾被人“另眼看待”过。

李江凌记得,有一次给住在蓝光锦绣城的一家人送餐,当时开门的是一个4岁左右的小男孩,“他看见我的时候,竟然问妈妈,为什么是个阿姨来送餐啊,不是应该是叔叔吗?”听到小男孩的好奇,李江凌笑了笑,就去送下一单了。

李江凌特别感慨顾客们对自己工作的理解,“还是会有很多顾客会对我说‘辛苦了’,也有顾客会送饮料给我,尤其是夏天的时候。”李江凌告诉记者,下雨天送餐在时间上可能会慢一些,“但是给顾客打电话说明情况时,很多人都会说‘我不着急,慢一点也没关系’。”

李江凌笑着说,理解是相互的,得到顾客的理解,她也会将心比心为顾客提供最好的服务。有些小区不能让送外卖人员骑车进去,李江凌就会把电瓶车停在外面,拿着外卖送到顾客家门口,“怕时间来不及一路跑着进去的。”

未来

打算夏夜经营冰粉生意

家人对于李江凌的工作一 开始是不支持的,“妈妈说女孩子在外面骑车送餐太危险了,而且风吹日晒的很辛苦。”不过时间长了,家里也就慢慢接受了女儿是骑手的事实,“现在主要就是叮嘱我骑车时要注意安全。”

李江凌的男朋友在一家汽车修理厂工作。“一开始得知我找了个骑手工作,男朋友还是有些意外,也很担心,不过看我干得还可以,男朋友现在没意见了。”

目前,李江凌和李青一起在工作地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是一个一套三的房子被改成一套五,我们租了其中一间,大约有12平方米,一个月租金六百多元,我们一人交一个月的钱。”对于未来,两人时常会商量,“我会做冰粉,将来我们打算一起做餐饮生意。”李江凌说,她想先买个推着卖的那种餐车卖小吃,而李青还是想要找个小铺面。不过两人也达成了一致意愿,“先把冰粉卖起来。”

李青憧憬,她们准备在今年夏天尝试自己制作冰粉,等到晚上八8点过下班后一起在小区附近叫卖,“先招揽一部分客源,如果做得好,有了一定的客流量,就找个店面做下去,反正不管干什么,我们两个都会一起的。”李青笑着说。

视频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