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剧《家》:“四川造”剧目砥砺前行 打造巴蜀文化名片

时间:2017-05-25 11:22:22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张林

  舞剧《家》剧照。刘海栋 摄

  5月12日,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滚动资助剧目舞剧《家》专家研讨会在成都举行,来自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以及全国艺术院团的10余名专家为其“把脉”,精心打磨。

  自2015年以来,围绕“出精品、出人才、出效益”的发展思路,四川省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省歌”)重点打造的精品剧目《家》,成为四川文艺舞台上一张耀眼的名片。

  深度耕耘:“川味”经典在全国舞台绽放

  从2009年开始,舞剧《家》的主创团队开始创作这台剧目。总导演、服装设计制作、灯光设计制作、道具设计制作等均为省歌团队。演员,也以省歌的演出队伍为主体。

  此外,省歌还组织艺委会专家、省外知名艺术专家群策群力。

  舞剧《家》剧照。刘海栋 摄

  2015年《家》在成都首演,国家艺术基金验收首演后,组织省内外专家进行反复论证研究;先后在北京、成都、重庆三地组织专家论证会,邀请明文军、左青、欧建平、黎继德、张剑、王玉兰等省内外专家学者,召开 10余次座谈会,并组织舞美、音乐、服装等人员到刘氏庄园、双流彭镇老茶馆等地采风……

  《家》也获得了一系列亮眼的荣誉:2015年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2015年“四川文华奖”最佳剧目奖;2016年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工程重点扶持剧目;入选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

  截至目前,《家》已先后在成都、宜宾、泸州、内江、南充、自贡等省内各地开展文化惠民演出。墙内开花,墙外也香。2016年3月,《家》赴重庆进行惠民巡演8场,获得专家的肯定和观众的好评;同年7月,《家》两度登上国家大剧院舞台;2017年3月,《家》参加全国舞台优秀剧目艺术展演,在北京天桥剧场连演两场。

  舞剧《家》剧照。刘海栋 摄

  优中选优:从“高原”攀向“高峰”

  今年4月,舞剧《家》入选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对于《家》来说,这次入选滚动资助项目意味着什么呢?

  据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滚动资助项目是从国家艺术基金一般资助项目的大型舞台剧和作品中优中选优,鼓励项目主体按照“聚焦于改、以改为主”的工作重心和“两改两演”的工作思路,进一步打磨、修改、提高,意在“抓精品、攀高峰”。也就是说,相对于一般资助项目,滚动资助项目的门槛和要求更高。

  滚动资助项目评选越来越严格,入选比例越来越低,所以获得资助的作品含金量也越来越高。今年,在入选一般资助项目的155部成熟的剧目中,仅遴选出10部高层次的精品剧目,滚动资助项目初评的通过率为25.2%,而复评阶段的立项率仅为6.5%。舞剧《家》演绎中国文学经典,是文化自信的表现,也是其入选的重要原因。

  然而入选并非终点,《家》还需经历“两改两演”,从5月开始,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将组织专家对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逐个“体检”和“会诊”,指导项目进行加工修改提高,进行演出。

  省歌负责人在研讨会上表示,省歌也将组织专题研讨会,进一步消化专家意见并进行打磨。他感慨:“《家》一路走来,四川的舞台剧能创造这样一个奇迹,确实不容易,这是一代代人的积累。省歌创作平台、创作群团队、表演团队的沉淀和坚持,才支撑起了这部作品往前走。”(赵璟)

  ◎名家之声

  欧阳逸冰(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原院长):

  省歌创排巴金的《家》,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充分体现了对我们文学财富的自信。不过,有些情节的表现还应该更加直观,比如,怎么体现爷孙之间的矛盾,让观众一目了然。而且,梅回来后与瑞珏、觉新的这段三人舞,我认为应该表现的是在宽容与理解背后更大的、无法解除的痛苦,而非两女争一男的感觉。

  杨月林(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原团长):

  《家》的表现非常清晰,故事情节、舞蹈以及情感,三者相辅相成。但有些方面不够细致。比如,鸣凤那段独舞略微有点空。另外,舞剧中四川的舞蹈不是很典型,但双人舞要排出地域特色确实很难。

  张居淮(国家一级编剧):

  《家》里,每个人物在舞台上都“活”起来了,道具也用到极致。但我有三点建议:一、双人舞、独舞既要有个性又要有区别;二、瑞珏难产时用了众多女佣,影响了剧情的发展;三、群舞编排上,还缺乏一两段具有川味的群舞。

  刘军(重庆市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舞剧要用情带动观众,《家》处于非常高的水平。但我也有两点期待:一、觉慧的出场有点晚;二、鸣凤和瑞珏的死,在舞台表现上有些相似了,是否可以通过舞段、道具等方式呈现得更动人。

  左丽(甘肃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独舞、双人舞、三人舞等不同的舞蹈贯穿全剧,抓住了老成都的地域特色。但是,瑞珏和觉新、梅和觉新的双人舞,确实有些太相似。

  李亭(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艺术总监):

  《家》我看了三次,观众的情感与舞台上人物的交融都特别明显,但也有不足。《家》文学底蕴太丰厚了,要做“断舍离”,在觉新和瑞珏、梅之间,觉慧和鸣凤之间,轻重的选择上还可以掂量下。

  刘同春(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原院长):

  这部剧非常震撼,鸣凤的形象塑造比较典型,基本做到形神合一。但在形象塑造上,瑞珏和梅的外形、内涵要有明显区别。另外,三位人物的去世都在舞台上,是不是太写实了?是不是可以写实与写意相结合?

  杨向东(四川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

  再次看这部剧,在原来的基础上又有了提高,但还是要“鸡蛋里面挑骨头”。一方面,总的情绪和色彩显得有点沉闷。另一方面,能不能再在人物情感上下功夫,主人公的悲欢离合,这种情感的方面要做到极致,让人眼含热泪。

  韩春启(北京舞蹈学院原艺术设计系主任):

  舞剧的舞美非常有四川的特点,但唯一不足的是第四场觉慧出走的那一段,恰恰在这一场的环境上弱了一些,就两根树枝,没有环境感,这块有点缺憾。

  陈家海(河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从这部剧可以看出省歌的实力,相信它一定会成为国家的舞剧精品。建议在几个主要人物性格音乐的设计上再下功夫,把剧里主要的东西凝练在一起先呈现给观众。

视频
more>>